冰花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冰花文轩】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书市文摘
主人:冰花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原创] 鲁冰花回国散记(五)离子烫
鲁冰花回国散记(五)离子烫

2008年12月29日

俺是个懒人,也不太会弄头发,就想找个剩事点的发型,所以一直想做个离子烫。平时看见头发很水灵很直挺好看的人, 俺上去问过人家, 都说做过离子烫了, 再一问价钱俺那萌生的欲望一次又一次地给压了下来。在美国做离子烫太贵了,要四百多美金。和老公提过几次要做,老公也说过几次:“想做就做吧,听你想做好几次,为何不去做呢?不是做完了能挺半年一载的吗?”俺总是说,再等等吧,反正又不急。其实,是俺舍不得那辛辛苦苦赚来的绿票子呀。等来等去等了好几年,拖来拖去拖了好几个春秋。这次俺向老毛保证,离子烫是一定要做了。

2008年12月29日,俺要做离子烫的多年理想就要付之一烫了。心里有点喜、还有点迫不及待地感觉呢。早上9点急步进了理发店。连染再烫,本来听说价格在¥400元就能拿下来的,结果他们一个劲地向俺推销贵的烫发品。说一分钱一分货, 好的药水不伤头发,俺被说动了。心想,  为这事俺都等了好几年盼了好几个春秋了,就是谈恋爱谈这么久都该结婚都该上床了,俺不能再考虑贵不贵钱不钱的了。再说折美元,那是相当地便宜。俺心想,今天做,多钱都做,而且俺选了最好的药水。这样烫¥358元, 染¥288元,一共花¥646元。

该店的生意可真是很好,顾客很多,给我做的人听说还是沈阳市电台广播员的发型设计师哩,俺就是慕名而来的, 把“头”交给"名师",寄希望从"名师"手下出来的“俺”能显得年青漂亮几岁。所以,就耐着性子等,边等边在心里做着如意梦。俺因事先没有预约,所以,人家只能插空和拖后给俺做。等了近两个小时,可盼轮到俺了,刚安排俺坐到做头发的椅子上,那师傅就一会一个电话,一会又一个约好的客人来了。心想,如今是理发也得走后门呀? 真是的,轮到俺“坐”下了,却没轮到给俺“做”头发。看来,“名师”不会给俺好好上心做了,谁让俺进来是走的前门没走"后门"呢?!心里老大不高兴也不敢得罪师傅,俺的头在人家的手里捏着呀!他对俺说对不起,让俺久等了,俺笑着回他说没关系,俺理解越名气大的人越忙。

搞来搞去,一个离子烫和染发,竟然让俺从上午九点多做到了晚上六点,说了你或许不信,可却是真的。俺肚子饿得直叫唤,那里又不给提供吃的。头发做完了,看看并不满意,流海剪得整个一个业余水平,还不如俺自个剪得呢。看着很不自然,颜色本来要的是棕色,因上染发水时间长了,烫成了黑色,跟没染色一样。

看着镜中的俺,没增啥美感不说吧,还整个弄得自个儿连自个都不认得啦,俺和“名师”说流海不好、不自然,他给俺修了修,也没修好。要不是因怕家里人为俺着急,俺真想和他们多理论理论。可家里人等着俺哩,看看理发店都要下班了,大家看俺的眼神就跟象看耍猴似的,那无声的语言是,你快走吧?他们要关门啦。俺心里好不是滋味儿。心里委屈,又想强龙压不住地头蛇,算了吧,别跟他们闹了,木已成舟,再修越修越难看咋办?算俺倒霉吧。交钱,走人。出门时还忍不住留下一句:还“名师”呢!

也许是俺期望值太高,结果反带来了失望。回家后,大家都说还挺好的。俺自个又动手修了修,好象看着好多了。心想,刚做完,总会看着有些愣,过几天看习惯就好了、就喜欢了。俺“阿Q”一下后也就不那么在意了,不管如何总算按计划又完成了一件事。


2009年5月30日补记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