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谦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童画魂山
   
 
标 签   文集首页 圆中园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书市文摘
主人:虔谦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短篇小说] 淫女 (1-2)
第三次相亲后,她再也忍受不下去了。踏着卵石小巷,她找到了外婆。这个人世上,只有外婆知道她和她妹妹的生辰了。
外婆很老了,额上总包着块黑头巾,说是怕头受风寒。一把本来光滑油亮的拐杖,眼下都掉了漆,木头露了出来。
“外婆,我到底是四点出世的还是五点出世的?”外婆什么都记得清楚,就是这个时辰记不真切。算命的说了,是四是五跨了两个时辰,差别远了去了。今天她无论如何得问个清楚。

外婆眯起了眼睛,自言自语起来:“让我想想。那天我端脸盆过去,阿灰还没有起来。你应该是四点出世的。阿灰每天都是四点半起来喵喵的叫,你外公给吵得,说要宰了它。我说,别啊,阿灰可能抓老鼠了……你先别走啊,我想起来了,你把银女的生辰也记下了,她是五点出世的。她出世的时候,阿灰已经跑出去了。阿灰啊,真是只好猫,就是……”
外婆还在藤椅上念叨,她已经出了门。

她叫金女,她的妹妹叫银女。姐妹俩除了名字里都有个女字,还有都是凌晨出生外,几乎没有一样是相同的。就说这找对象的事,她这儿是三年相不来一门亲,妹妹那里可倒好……

她匆匆赶了十几里路,到了邻镇一个叫青姨的家。
这青姨是人家给介绍的,说是算命准极了。就是这青姨跟她说要把生辰给问清楚了。

青姨家是北边下来的,祖祖辈辈都是医生,她自己也给人开方子。治病开方的空档,有时也帮人看看面相手相算算八字。她说普通话,本地话说得不特别灵光,时不时要套句北方话。
金女进来了,见青姨穿着件暗绿色褂子,手里捧着一本书。屋里有一股麝香的味道。
“怎么样,喝了汤药,经期顺多了吧?”青姨问。
“好多了青姨。我今天不是为经期的事来的。我是,这生辰我弄明白了。”
“是四还是五?”青姨的记性可真好,两个月以前的事了,她一下就问到了点子上。
“外婆说了,是四。”
“我猜也是。好,你坐会儿,我看看。”说着青姨从抽屉里拿出来另一本书。细细翻看了起来。
“金女,你的前世可是个淫女。”
“什么叫淫女?”
“就是不守规矩,到处搞男人的那种女人。”
“我,我没有啊青姨!这男人我碰都没......”她辩白道,嗓门提了半度。
“别急,没有错,我说的是你的上辈子。”
“那,是什么意思呢?和我这辈子有什么相干呢?”
“关系大了去了。这辈子你要到,”青姨顿了一下,掐着指头算了算,“三十五岁才能找到男人出嫁。”
金女倒抽一口冷气。她今年二十八了,还要再等上七年?!
“那,有什么办法能,能快一点呢?”平时含而不露的她,在算命的跟前什么都露了出来。
青姨摇摇头:“我看不出有什么办法。除了你自己前世的孽外,你有个妹妹,她这辈子男运好,把你的运气都吸走了。”
“你说的是银女?!”她脱口而出。“对了,我妹妹小我三岁,她是三月初三五点出世的。青姨您给看看,她怎么样?”
青姨又细细查起书来,还在本子上划来划去。妹妹的命好象比较难算,青姨足足让她等了两壶茶那么久的功夫。
“哎,”青姨叹了口气,“你们姐妹俩正相反。你妹妹前生是个贞女。她为她的男人守了一辈子的寡,所以这辈子她是来补偿自己来了。”
“青姨意思是?”金女没听太懂。
“这辈子她会有很多男人。我今天只能说这么多,路远,你先回去吧。”

青姨真是神了。回家路上金女心想。这阵子,阿爸为她们姐妹倆伤透了脑筋。她自己还好,不就是晚点嫁么,妹妹银女可就不同了,阿爸已经不认这个二女儿,银女也有一个月不着家了。跟她鬼混的那个男人金女见过,四十来岁光景,听说老婆才死了半年,看上去就一付流氓相。这银女,怎么就搞上他了呢!金女二十八,从来还没有碰过男人,这银女,谁知道她和几个男的上过床了呢。什么“淫女”,算是好的说法了。邻里怎么称呼银女的?破鞋!

想到这里金女心头一揪。“破鞋”,这是对一个女人的最难听的叫法了。什么“三八”,比起“破鞋”来算得了什么。妹妹小时候的清纯样她还记得,那两根羊角辫还是她帮她扎的呢。她特别羡慕银女的一双亮丽的大眼睛,晶莹的眼白透着微蓝,一点阴影都没有。 这,女大十八变,从小和她一起种菜浇花,和她上同一间学堂的妹妹,怎么就,就变成了个破鞋呢? (请勿转载)

17 评论

虔谦这篇挺文学的呀。
当然,宣扬起了宿命论。:))

weili  [评] 2009-9-18 21:32

王小波生前说过他的所有小说中,艺术水准达到最高峰的一篇是《黄金时代》,里面有多处简洁而“露骨”的性描写,被国内一些知识分子斥责“低级趣味”,最初一直不能在大陆发表,台湾的书商倒是喜欢“低级趣味”,出版时改名《王二风流史》,遭到王小波迷们的痛骂。

老牛  [评] 2009-9-19 11:23

信不信由你。

半信半不信也行。

搂主的这一篇很正宗。

xzhao2  [评] 2009-9-19 11:5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9-9-19 02:32 AM:
虔谦这篇挺文学的呀。
当然,宣扬起了宿命论。:))

谢谢为力。我自己也觉得“挺文学的”:)也模模糊糊有些宿命感,不过这篇本意倒没想做这方面的宣扬。

虔谦  [评] 2009-9-19 17:0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牛 at 2009-9-19 04:23 PM:
王小波生前说过他的所有小说中,艺术水准达到最高峰的一篇是《黄金时代》,里面有多处简洁而“露骨”的性描写,被国内一些知识分子斥责“低级趣味”,最初一直不能在大陆发表,台湾的书商倒是喜欢“低级趣味”,出..

谢谢老牛!这一篇,大概会写到两万字那么多,算是个小中篇了。说来话长。我想写这篇有日子了,心态比较累,一直没写。现在写出来,却和初衷有一点点出入。不过我觉得它好过我的原来想法。

我个人觉得,这个题材,是个一级题材,但不是顶级题材。说起那顶级题材,我好象和你提过,用你的话说,“死过去几回”也写不好。自己觉得非常枯燥,就一直扔那里没有继续。

对了,那天去书店,翻了台湾知名杂志《皇冠》。里面一篇东西吸引了我,叫《没有神的所在》,作者是侯文咏,是和《金瓶美》有关的。想法和文笔都很特别。我于是买了一本。也许你也会感兴趣,去书店看看吧。

虔谦  [评] 2009-9-19 17:1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zhao2 at 2009-9-19 04:50 PM:
信不信由你。

半信半不信也行。

搂主的这一篇很正宗。

谢谢主持的捧场、鼓励和信任:)

简要重贴给老牛的一段回复: 我个人觉得,这个题材本身,似乎是个一级题材,但不是顶级题材。不过我争取把它往“顶级”里写 :)

也再次祝你创作丰盛好运成功!

虔谦  [评] 2009-9-19 17:14

对不起,宣扬这个词有些重了。但宿命,所有人都得面对。:))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9-19 06:03 PM:

谢谢为力。我自己也觉得“挺文学的”:)也模模糊糊有些宿命感,不过这篇本意倒没想做这方面的宣扬。



weili  [评] 2009-9-20 11:25

等着看后面的呢。。。我不懂什么叫一级、顶级题材呀,,,虔谦有空给俺上堂文学课吧。

蓉琪  [评] 2009-9-21 05:3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9-9-20 04:25 PM:
对不起,宣扬这个词有些重了。但宿命,所有人都得面对。:))


为力,嗯,那就叫直面吧。。。

虔谦  [评] 2009-9-21 14:4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蓉琪 at 2009-9-21 10:33 AM:
等着看后面的呢。。。我不懂什么叫一级、顶级题材呀,,,虔谦有空给俺上堂文学课吧。

蓉琪,"上文学课"?你把我搞得大红脸呢。都是些个人想法,不正点呐。
私下以为,
顶级题材:  人,物,生,死,大爱, 信
一级题材:  人性
二级题材:  严肃的性爱 ......
三级题材: 风花雪月,惊险破案 ......

还有许多其他题材,暂时不包括进来了。很粗略的感觉。蓉琪给指正或/和分享一下。
那"顶级"我发现自己很难写得来,所以就越发好奇,于是有精神头就写写给自己看着好玩。
坚守自己的就好。
代问候南寒一声,喜欢他的作品!

虔谦  [评] 2009-9-21 14:47

哦,是这样,谢谢解答啊~。。。我还得想想,很少琢磨这个。。

嗯,其实南寒自己也上来看的,只是从不说话,或许哪天很有交流的想法也未可知呀,,,他以前在摇滚社区与人有过争论,谈锋很健~,后来发现一切交流都是徒劳,就很少说话了。

你喜欢他的作品,他肯定欢喜,我也很开心呢。。还有,等着看你和孩他爸的字哈~~

蓉琪  [评] 2009-9-21 16:02

QQ,这个题目有“标题党”之嫌啊~~

叫“银女”怎么样?稍微含蓄点~~

文章  [评] 2009-9-21 19:3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文章 at 2009-9-22 12:31 AM:
QQ,这个题目有“标题党”之嫌啊~~

叫“银女”怎么样?稍微含蓄点~~

文章,谢谢你。
我个人觉得,"银女"庸庸,"淫女"有力 (想来个强强之类对比句,想不出来词:)。"银女"和小说内容密切相关,"淫女"也是。所以不必因为"有标题党之嫌"而放弃更有力的名称。

虔谦  [评] 2009-9-22 10:0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蓉琪 at 2009-9-21 09:02 PM:
哦,是这样,谢谢解答啊~。。。我还得想想,很少琢磨这个。。

嗯,其实南寒自己也上来看的,只是从不说话,或许哪天很有交流的想法也未可知呀,,,他以前在摇滚社区与人有过争论,谈锋很健~,后来发现一切交流..

其实我也有点这感觉,不过,伊甸卧虎藏龙,有时多留个意会有收获的。再叙。

虔谦  [评] 2009-9-22 10:10

个人看法, 同意文章说的~~~

冰花  [评] 2009-9-24 20:15




说起银女,其实她直到二十岁那年都是个规规矩矩的女孩子。 她的胸部特别大,稍微走快一点都会上下晃得厉害。为这事银女还苦恼了好一阵,因为周围人总投过来一种好象是不屑的奇怪的眼光。记得小时候听过一个童谣,就是笑话女人大乳房的。大姨来了,说得束胸,把它硬束回去。银女为难,说都长成了,怕来不及了。大姨说叫你束你就束!银女真的照做了。做了一个月,也没见它小回去,还捆得特别痛,银女终于没有继续束下去。

二十一岁那年,银女认识了一个男的,叫心志。金女见过他几回,觉得这个男人有些神秘,她猜不透。她跟妹妹提了,银女说,心志是个好男人,待她很好。和心志好的那一阵,银女好象做什么事都是为了那个男人。裁衣服,做好吃的,什么都替那个男人想;一有空就跑过去帮他做家务。有一天晚上,心志说他有点不舒服,银女就在他那里多呆了一会儿。那男人,眼睛直溜溜望着银女,银女给他看得脸色泛红得发紫。听见男人唤她过去,她本能地就挨到了他身边。
“我喜欢你。”心志说,眼睛从她的脸一直扫到她的腹部。
银女心跳了起来。
“你喜欢我吗?”心志问。

银女看了看男人的眼睛,两道漂亮的双眼线,帅气的额头上是她喜欢的头发。银女点了点头。
心志就伸出手来,在她身上摸来揉去,不一会儿就躺到了她的身上去。她听着他的呼吸声,闻到他身上的气味,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在公共厕所里的墙壁上看到的画。那上头画着一男一女,一条线从男人的两腿之间联到女人的两腿间。她不很明白那是什么意思。问过姐姐,金女说,那是坏事,别问了。 想到这里,她心里一惊,本能地挣扎了一下,想起身解脱,“乖乖……”那男人压着她,亲着揉着,她身上发热四肢绵软,不由得依从了他。

从那天起,银女好象着了魔,隔三叉五的就要去找心志一次,有个晚上半夜了才回来。金女给吵醒了,一见妹妹衣冠不整,头发散乱,吃了一惊。
“银女你,你怎么这个样子?”
“没什么。”她顺口回答,眼睛里朦朦胧胧,象有几分醉意。
“还没什么,你自己照照镜子。是不是你们吵架了?”
“没有,怎么会。”银女笑了。
“那是……”
“嘘!待会儿告诉你。”银女出去洗涮完毕了,换了身衣服躺到了金女身边。
“嘿,姐姐,告诉你个秘密,你不能告诉别人。”银女兴奋地又有些神秘地说。
“什么秘密?”金女见妹妹的表情象是经历了什么八辈子没经历到的美事。
“我呀,”银女停了一下,咳了一声,“你知道吗,”又嗽了一下, “我和心志,我,”银女的话吞吞吐吐,断断续续。
“你再不说,我睡了,困死人了。” 金女说着把身翻到了另一头。
银女把脸贴近了姐姐的耳朵,沙着声说了句:“我和心志,那个了。”
“什么那个了?”金女猛一翻转身。
“就是,那个了嘛,你不知道那个呀?厕所里常画的那个。”
“你要死了你?那种事你也敢做?”金女噔地一下坐了起来。
“这,我就,想了呗。嘿姐,我和心志可快活呢,那感觉,真是舒服……”
“我不要听!”金女双手捂着耳朵。“不害臊你,厕所里的肮脏事,你真是胡来啊你!”金女嗓门半开。
“嘘,爸在那头呢。”银女怕吵醒阿爸。
“你胆子这么大,还怕爸知道?我还非得跟爸说去不可。”
“别,姐姐,你知道爸爸的脾气。”银女意识到了事情没有她想的简单。
“知道你还做?要是,要是有了怎么办?”
“有,有什么?”
“有肚子啊你这个疯丫头。”
“哦,我没有想呢。”
“没有想?!我的天,你,你将来要怎么办呢?”

银女真的没有想这么多,和心志在床上的时候,那些事就那么自然,也忍不住,也,好快活。这事怎么就变得这么麻烦呢?
“姐,”兴奋劲过了,银女声音沉了下来,“想是没有想,但是我相信,要,要是真有了,心志他会娶我的。”
“傻丫头,男人的心你知道多少,你说娶他就能娶你?”(谢绝转载)

虔谦  [评] 2010-6-30 21:59

对不起,QQ,这个《淫女》的名字看着、好象有点不太好。隐含着对女性的不尊重。当然,这仅是我个人作为读者的感觉,希望不要影响了你的创作思路。保持自我。

冬雪儿  [评] 2010-6-30 22:18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