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谦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童画魂山
   
 
标 签   文集首页 圆中园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书市文摘
主人:虔谦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国叹不得已! - by 我孩子他爸
李白诗云,乃知兵器是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这诗也就李白敢写。换别人,打死他也不敢拿出来。圣人不得已而用之?斗鸡眼了我!这也叫诗?他要么醉了,要么也是不得已而写之。不过他是李白,素来我行我素不知拘束。乃知写诗全是自个儿的事,一头白发三千丈还不都是我自个儿问它缘何是个长。自从盘古开天地,敢把不得已写入诗的也就我李白一人。倒也是。韩愈说,李杜文章在,光芒万丈长。没想千年后,那诗里的不得已竟也光芒万丈,用遍大江南北,叹尽长城内外。口语频率直逼国骂。书面频率还倍于国骂。人多势众跟国骂分庭抗礼。网上搜索,不得已:9,270,000 条;他妈的:4,580,000 条。所以封它个国叹应该够票,至少入围没问题。

黄昏前家门边,丈夫儿子对忧心的老婆老母说,这饭局我也不想去,可我这也是不得已。于是他们不得已赴宴;不得已吃得嘴角流油,腮边留饭;不得已喝得神志模糊,色胆摇涌。饭吃了,酒喝了,三温暖了,天也快亮了。于是不得已精疲力尽回家吐来,呜噜噜连不得已都说不正,还让担心一夜的老婆老母心酸难过,为他们如此为家为国深深负疚。日出江花红胜火,一江春水向东流。他们也着实不得已!

下班后办公桌前,老板跟小秘说,不是我不想娶你,可我那儿有孩子。不是我不想跟你远走高飞,我走了公司几百号人怎么办。不是我不留你,老婆说你不走她要跟她爸说。她爸翻脸我就完。你爸呢?他在哪儿?月上高楼无颜色,一片冰心在玉壶。我也确实不得已!

夕阳沉监狱链,探客就站铁窗前。两分钟!大哥说了,你得认,别咬人。你不顶累大伙儿全玩儿完。大伙儿玩儿完对你和你家人也没好处。大哥正动作着给你整死缓。雄关如铁,残阳如血。一句话!大哥这么做也委实不得已!

悲壮啊,不得已!

不过,悲壮多了雷同。人要问我具体见过听过哪些悲壮感人的不得已,除了诸葛亮挥泪斩马谡,我一个想不起。倒想起一个不那么悲壮的小事,可人家也没说不得已,所以也算不得是感人的不得已。

那年国民经济正处于崩溃边缘。都市巧妇都常为无米之炊,更何况我们地处不肥不沃的边远山区。邻居三婶丈夫病世,留下三女一子。大女十六小子六。眼看日子不知怎么过。媒婆登门。今年新动向:潮汕地区男多女少,兴到我们地区收购女的做老婆。传说按体重,简单干脆。初中生3元一斤,高中生5元一斤。如果你有100斤,又是高中生,合起来就有500元。天价!三婶大女儿只读过小学,也不知是不是寻这路嫁的。但嫁去潮州是事实。一个冬天的早晨,媒婆领潮州男人来带人。三婶送女送到大路旁,把围巾解下来给女儿围上。此去经年,何时能见? 甚至都不知还能不能见。三婶没说她没办法她被逼或她不得已。扑通一声跪地上,妈妈对不起你!迎风呜咽,再也没话。母亲伤心,女儿痛腑。母亲发自内心的道歉是她唯一的嫁妆,却也是她最想要的。简单深重的道歉是母亲给女儿的一堂课,一笔财富。那就是:别花言巧语,要勇敢承担责任。

三婶的直率在很多人身上是发生不来的。在很多有一官半职或有点儿身价的人看来,事情哪能那么简单?在他们的经验里:对不起你? 这哪儿是哪儿啊?如果说我这是没办法,人家要帮我想办法怎么办?那不就显得自己无能?要说我这是被逼的。我能被逼吗?多没骨气。不得已就不一样。不得已显文化显修养,古色古香,意思妥贴。它不表你无能,也不表你情愿,也没说你没想办法,更没说别人逼你你不得不就范。已是什么?已就是停,就是止。不得已就是停不下来止不住。它是客观形势,客观惯性,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圣人都没辙,上帝也挡不住。而我在这种形势下头脑还是清楚的,反抗意识也是强烈的,是有骨气的。于是自己在不得已声中风萧萧易水寒悲壮,大风起兮云飞扬引吭。

抗战初期有不得已花园口黄河决堤。目的是阻止日军进攻速度,并宣示国民政府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心。淹死百姓淹没良田实在不得已。好在没白淹,决堤还真为国民政府搬去重庆玉碎赢得时间。毛主席三年自然灾害饿死千万人。七千人大会主动退二线。接班人抓经济,人民肚子渐饱国库渐丰,却忘了他无产阶级革命的根本目的是无产。眼看无产变有产,路线错了还不让他发言,急得他不得已发动文化大革命。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要彻底无产,大脑也得无产,所以他不得已深入灵魂深处闹革命。却发现有脑就会有灵魂,有灵魂就有产。搞灵魂革命不杀人很难。不得已年年搞月月搞天天搞分分钟搞。不得已又搞死千万人。不过上述不得已来得大,争议不小。缅怀吊古追思遥想呓语发梦继承捍卫发扬光大并大赞其牛的还大有人在。感人还是感慨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归根结底。能文诌诌说自己不得已的人大多不是质朴阶层。他们的不得已是俯视者对仰视者的苍白交代。貌似苍凉,却是他们凭良心尸位素餐的中子武器。致人命还能设法让人死得心暖。它本来是给圣人不得已用的。没控制住,扩散了。李白大概怕后人看不懂才把诗写那么白。看来白也没用,难为他了。俯仰之间,真诚感人的不得已少;虚伪推托,令人感慨,令 人愤概的不得已多。三十三年前,张志新即将临刑。当局刑囚折磨她七年,却无法让她在临刑前不发出正义的声音,不得已先将其喉管割断。冬雷震震夏雨雪。你敢与我绝?

皎皎空中孤月轮。她,如此孤单!她,那么美丽!于是良心失重,诗人悲歌:她把带血的头颅,放在生命的天平上,让所有的苟活者,都失去了重量。

新年做梦。梦见跟三婶一起看电视。梦里的三婶还跟原来一样年纪,却也经历了改革开放。她衣着朴素端庄贤淑。就是文化程度差一点儿。很多看不懂要问。电视播一虎一个座儿。他妈的跟不得已争第一。双方各持数据称老大。三婶见左边的他妈的和右边的不得已各有一大堆数字,问我,怎么有那么多他妈的不得已?怎么就没一个良心对不起?我正不知怎么回答。电视上下来一帮人,对三婶又推又挤说我们就这么多他妈的不得已又怎么着。我一急抡起板凳抱不平。没想一板凳把电视砸了。我跟三婶说对不起。三婶露出笑容。那笑容跟她第一次听到大女儿回家省亲时的笑容一样,蓝天雨后,欣慰非常。

闲来琢磨三婶的话,怎么有那么多他妈的不得已?


2008年1月20日于洛杉矶

洋腔国骂:你达妈的在甘什么?


作者其他散文,收集于虔谦神爱博客“他爸专集”栏目里:

父亲踏月归
一分地
往事如烟..青黄不接的母爱♥
洋腔国骂:你达妈的在甘什么?  
国叹不得已!
中华民族命运交响曲
败者颂
知足
为虔谦作序

and more...

我也将陆续上传作者新作。

http://blog.wenxuecity.com/myindex.php?blogID=10338

22 评论

我怎么觉得孩儿他爸比孩儿他娘更厉害些涅,能不能贴一篇孩儿的,就是赚了好几千美刀的那个孩儿的。

老牛  [评] 2009-9-7 11:51

老牛,我正想给你那“鱼”文写回复呢,改次再写细吧。粗略说我觉得你那篇站得挺高的,意味挺深挺浓的。绝对值得往细里深里雕凿 - 比你任何一篇都值得。(哎,个人看法:)

请教,那石黑一雄算不算先锋派呢?我有朋友推荐他,他和你喜欢的一模一样:意识流;并说是文学大势。老牛前途广阔吔。

还有,抽象的小说象电脑语言。我说了不想编程序。 另外“我”来“我”去的,本不是我想要的 (老牛,我越来越不关注“我”字,文学大忌对吧?)。我准备要卷铺盖走人了。这活儿我干不来。

问候老牛。 对了,你以逸士底下跟贴为主的大多数评论可要整理出来,成老牛语录。你不做我回头帮你做。

下了下了,回头再聊。这个贴希望你回我哦。先谢。

虔谦  [评] 2009-9-7 12:02

石黑一雄?没听说过这哥们啊!干嘛起个日本人的名字呢?能劳驾把这位网友请来伊甸园亮亮相吗?

窃以为,你,我,他,这三个字并不重要,写作时根据表现需要任意取舍即可。

逸士老人帖下的议论,乃意气之为,怎敢称“语录”?我可不想得罪语录祖师爷毛泽东,他虽然崩了,可我听说他有个孙子,穿制服,很重,很厉害,到处讲话,不惹为好。

老牛  [评] 2009-9-7 12:28

哈哈!我把日本黑哥给请来了!

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 1954年11月8日生于日本长崎,著名日裔英国小说家。1960年,石黑一雄随家人移民英国。曾就学于东安格里亚大学(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和肯特大学(University of Kent)。
  石黑一雄已出版的作品主要有:
  .1982年,《群山淡景》(A Pale View of Hills),获得“英国皇家学会”(Royal Society of Literature)温尼弗雷德.霍尔比奖(Winifred Holtby Prize)。
  .1986年,《浮世画家》(An Artist of the Floating World),获英国及爱尔兰图书协会颁发的“惠特布莱德”年度最佳小说奖(Whitbread Book of the Year Award)和英国布克奖(Booker Prize)的提名。
  .1989年,《长日将尽》(The Remains of the Day),荣获英国布克奖,并荣登《出版家周刊》的畅销排行榜。
  .1995年,《无法安慰》(The Unconsoled),赢得了“契尔特纳姆”文学艺术奖(Cheltenham Prize)。
  .2000年,《我辈孤雏》(When We Were Orphans),再次获得布克奖提名。
. 2005年,《别让我走》(Never Let Me Go),获得布克奖提名。

老牛  [评] 2009-9-7 12:4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牛 at 2009-9-7 05:28 PM:
石黑一雄?没听说过这哥们啊!干嘛起个日本人的名字呢?能劳驾把这位网友请来伊甸园亮亮相吗?

窃以为,你,我,他,这三个字并不重要,写作时根据表现需要任意取舍即可。

逸士老人帖下的议论,乃意气之为,怎敢称“语录”?我可不想得罪语录祖师爷毛泽东,他虽然崩了,可我听说他有个孙子,穿制服,很重,很厉害,到处讲话,不惹为好。

我是在我家乡的网站认识他的,他在翻译世界名著呢。以后再介绍他吧。
我说“我”啊“我”的是指描写自我。我对这个越来越没有兴趣,我觉得这是文学的大忌之一。好在,我想卷铺盖走人了。
什么意气之为?“语录”也不始于且不专属于毛主席吧?咳,人要有灵,这会儿,他不会计较这些东西了。记住我这话老牛。

虔谦  [评] 2009-9-7 18:3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牛 at 2009-9-7 05:44 PM:
哈哈!我把日本黑哥给请来了!

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 1954年11月8日生于日本长崎,著名日裔英国小说家。1960年,石黑一雄随家人移民英国。曾就学于东安格里亚大学(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和肯特大..

谢谢你老牛。我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你这资料。本来还想把他的资料接到你那个先锋派系列的。
台湾对他作品的翻译好象走在了大陆前面。我知道你会要说什么了。

也谢谢对我孩子的鼓励。嗯,我回头也上一篇他有关婚姻的作文,这里先开个头吧:“Marriage. Perhaps the most common, and yet so controversial of all rituals known to man, marriage can be regarded as the profound statement of life long love, a euphemism for economic stability, a hypothetical master and slave relationship, or the frightening idea of eternal commitment.”

虔谦  [评] 2009-9-7 18:58

QQ,你这是啥意思?不是聊得蛮开心的吗?

--好在,我想卷铺盖走人了

文章  [评] 2009-9-7 19:22

老牛,赞同你的话,这孩子他爸的文章,牛!

程宝林  [评] 2009-9-7 20:1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9-7 11:38 PM:

我说“我”啊“我”的是指描写自我。我对这个越来越没有兴趣,我觉得这是文学的大忌之一。好在,我想卷铺盖走人了。

QQ, 小说中的我和自我可以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跟用你, 他, 她性质一样, 视写者需要取舍. 我对你大忌一说持保留意见.

QQ, 你也应该记着我早期跟你说过的话,  你卷铺盖走人之日, 便是我老牛离开之时. 牛嘛, 得需要被人牵, 俺老牛是你牵来这园的, 侬不能一走了之, 留下俺老牛独自一人在这里孤单啃草.

老牛  [评] 2009-9-7 21:4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程宝林 at 2009-9-8 01:10 AM:
老牛,赞同你的话,这孩子他爸的文章,牛!

老牛一直以为"牛!"是老牛的专利, 如今被孩子他爸活生生给拿走了, 而且是宝林兄支持的, 这老牛以后......还牛不牛呢?

老牛  [评] 2009-9-7 21:5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文章 at 2009-9-8 12:22 AM:
QQ,你这是啥意思?不是聊得蛮开心的吗?

--好在,我想卷铺盖走人了

当你执着深爱一个人可又没有能耐给他最好的,明智的办法就是放手。不是完全贴切,有那么一点点像。
长周末就这么结束了,咱回头再叙。 新一周好!

虔谦  [评] 2009-9-7 22:2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程宝林 at 2009-9-8 01:10 AM:
老牛,赞同你的话,这孩子他爸的文章,牛!

谢谢程兄捧场鼓励!这个厉害

虔谦  [评] 2009-9-7 22:2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牛 at 2009-9-8 02:49 AM:


QQ, 小说中的我和自我可以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跟用你, 他, 她性质一样, 视写者需要取舍. 我对你大忌一说持保留意见.

QQ, 你也应该记着我早期跟你说过的话,  你卷铺盖走人之日, 便是我老牛离开之时. 牛嘛, 得..

Dear 老牛,我说的“卷铺盖走人”是指惜别纯文学这个美丽殿堂。我E中和你提过的。
对了回头我把你的“鱼”打印出来,安静时好好读。

虔谦  [评] 2009-9-7 22:29

现在还讲文学的“纯”,怎么个“纯”法?
写作就是自然使然。
有时写出了什么,都可能与作者无关。虔谦你认同我最后这句话吗?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9-7 11:29 PM:


Dear 老牛,我说的“卷铺盖走人”是指惜别纯文学这个美丽殿堂。我E中和你提过的。
对了回头我把你的“鱼”打印出来,安静时好好读。



weili  [评] 2009-9-8 11:53

感觉他爸在揭示国人在大网中的一种“奸诈性”。我这次回国,倒是看到一种“原始性”:对于权贵、对于金钱、对于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根本不懂底线,不管别人,只是一种赤裸裸地“原始性”追求。

我的海龟朋友们大多后悔(主要在心灵上),但为时已经完了。:))

weili  [评] 2009-9-8 21:07

“黄昏前家门边,丈夫儿子对忧心的老婆老母说,这饭局我也不想去,可我这也是不得已。于是他们不得已赴宴;不得已吃得嘴角流油,腮边留饭;不得已喝得神志模糊,色胆摇涌。饭吃了,酒喝了,三温暖了,天也快亮了。于是不得已精疲力尽回家吐来,呜噜噜连不得已都说不正,还让担心一夜的老婆老母心酸难过,为他们如此为家为国深深负疚。日出江花红胜火,一江春水向东流。他们也着实不得已。”

——虔谦的孩子他爸,不得了,写得真是入木三分啊!就是有那么些人,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还要充无辜者。

冬雪儿  [评] 2009-9-8 22:37

楼主的文章标题,总让我感到莫名其妙.

月满西楼  [评] 2009-9-9 12:06

好热闹啊——

写三条:

1,紧跟上贴,文章标题好!并没有感到莫名其妙。这种标题特别适合散文,尤其是这类散文。想象周树人的样子;
2,有其妇必有其夫;之前恐怕是先让太太红起来飚起来;
3,总的感觉如果真要对抗的话,太太的文才略差一筹(这儿说的是当下时行的PK,不涉及旁人)

最后加一条吧,意犹未尽——伊甸男女双打混合冠军。

xzhao2  [评] 2009-9-9 14:06

嗨,楼主,我特别想看——为虔谦作序!

xzhao2  [评] 2009-9-9 14:16

挑个刺——抱歉哦。

决堤还真为国民政府搬去重庆玉碎赢得时间。

这儿的玉碎可能是反话,否则应该是瓦全。

xzhao2  [评] 2009-9-9 14:2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zhao2 at 2009-9-9 07:16 PM:
嗨,楼主,我特别想看——为虔谦作序!

主持,谢谢您许多捧场。孩子他爸为我作的序,没几句好话,哎,这“家丑”还是不扬为妙 ......

虔谦  [评] 2009-9-11 20:38

虔谦和孩他爸都好文字功底,,,先不提别的,单是对文字的这份诚意,就已经让人感动。。想看到你们更多的字。

蓉琪  [评] 2009-9-15 02:31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