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谦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童画魂山
   
 
标 签   文集首页 圆中园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书市文摘
主人:虔谦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信的故事 (5) 掌声响起来,我心更明白
看到章凝的《沉思》,忍不住想上这个贴......

啊, 世界! 啊, 人生! 啊, 时间!
登上了岁月最后一重山!
回顾来路心已碎,
昔日荣光几时还?
啊, 难追-----永难追!
                         --------- 雪莱


1. “我” 是谁?

夏天的夜晚, 在老家的屋顶上, 常常和家人躺着仰望满天璀灿的星星. (如今地球污染, 即便在美国, 都看不到那么清晰的星空了. 不禁想到, 古代我国的天文学家, 他们所看到的星空, 不知比我们现在的要清晰, 美丽多少百倍!) 听大人讲牛郎织女, 太公钓鱼等等. 我从来都没有真正读懂他们所解说的星空. 倒是时而会有一阵本能的惆怅袭上脑门: 这星星看上去真远哪! 我, 这是在哪里呢?


   
就在这个屋顶上, 对着满天闪烁的星星, 眨巴着我的眼睛....远处是农田村舍.....

记得读高小的时候, 开始对 “我” 的意识感到困惑, 困惑到有一次我憋不住敲开父亲的门, 平时我躲父亲都惟恐来不及, 因为他逮着我总是一通教训.

“爸爸, 这 ‘我’ 到底是谁呀? 是怎么回事啊?” 我问.

父亲告诉我, 他也曾想了很多很多, 还推了十万八千里的理, 最后自己论证, 这个 ‘我’ 是可以二次重来的. 不过思路是怎样的, 他却不记得了.

唉! 当时好失望和遗憾. 后来又问过几次, 父亲至今没找回来他的那伟大的思路.   

2. 天生我材是啥用?

开始会思考, 寻求自己生命的目的, 是比较后的事情. 小时候的我和女伴们四肢很野, 头脑却赶不上当代的孩子发达.  初小赤膊上阵都敢, 赤脚更是不在话下. 由于每天光着脚走过石粒铺的小路去上学, 今天那石头的脚感还在. 我们的脚底硬的都能走在带刺的草上.

后来大一点了, 喜跳橡皮筋, 还有踢键子. 我的键子能踢六百多下; 橡皮筋是跳到对手得踮着脚尖把绳子撑到最高. 对手输了, 就气的躺地上滚. Well, 高兴的时候也躺地上滚. 我老爸 (当时可不老: ) 见了捧腹大笑说: “没见过这等疯丫头, 一不对就躺地上劈劈烂 (老家话, 就是滚的稀巴烂的意思)!”  然后爸问我们: 你们这样动不动躺地上去, 以后长大了,  能当什么呀? 想当什么呀?

我的小伙伴们眨巴着眼睛, 答不上来.

后来, 同学们有的因为家境不济, 早早辍了学, 有的早早成家立业,  有的学习无成另谋生路.....

我呢, 从小爱唱歌跳舞. 从幼儿园到小学4年级, 一路都是跳舞队的. 在幼儿园, 老师总是扎两朵最大的花让我拿着舞. 在小学, 我是两个跳的最出名的之一. 慢慢的, 特别想去当歌唱演员, 舞蹈演员或甚至是电影演员. 不过, 自己先天条件可不配合. 首先唱歌就唱不上去, 总要低八度唱. 然后省里什么艺术团的来招生, 我去报考, 他们嫌我矮. 我为了能长高点整天去练吊环, 篮球什么的, 也没见什么成效. 高小之后, 我只有告诉自己放弃, 死了这条心.

后来喜欢文学, 特别是诗歌. 上大学报的也是文学专业. 没想到被硬转到汉语专业.

所爱做的做不成, 生命的目的这个念头便开始, 以类似阴影的形式, 窜上心头,  不时会问, 自己这条命到底是为了什么.

从有神论到目的论是很自然的思想轨迹. 这个目的论说穿了就是天生我才必有用. 不过在平淡面前, 在失败面前, 在失意面前, 在各种困难困苦面前,  这种目的论不堪一击; 于是另一个自然的归宿点就是自暴自弃.

3.  从 ”我” 里找不到 ”我”

一年多前读了一本书, 叫 “The Purpose Driven Life”, 很受启发, 最根本的收获, 就是看待自己生命目的所站的角度整个扭转了过来: 从以自我为中心转向以神为中心. 以自我为中心, 最终会丧失了自我; 以神为中心, 自我才真正的又回来了.

今天, 我能够很平安的回答我孩时的问题. “我” 就是神创造的个体, 你是, 我是, 他/她也是.

“因为天上地上的万有: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无论是坐王位的,或是作主的,或是执政的,或是掌权的,都是本着他造的;万有都是借着他,又是为着他而造的。” (歌罗西书 1:16) 这段话, 讲出了 “我” 的定义, 也讲出了 “我” 的目的.

“我” 的本体, 属性, 目的只能从神里头去寻找, 离开了神, 个体就成了虚空, 更不用讲意义和目的.  就象牛顿最后将世界交给第一推动力上帝,  人生只能最后归结于神.

以神为中心, 从神那里去寻找个体生命的目的意义, 这其实和某些所谓 “泛神论”, 甚至所谓 “无神论” 的相关陈述有 “技术” 层面上的合拍. 记得读过罗素老年时的一次演讲, 谈到老年人如何克服对死亡的恐惧, 就是把自己的个体生命渐渐的融入社会整体之中, 就象小河终于汇入大海. 德国诗人席勒有首短诗叫 “不死”:

你对死感到害怕? 你想要永生不死?
去活在整体中! 你去世, 它还永存.

要知道, 人类群体也是暂时的, 相对的, 不是绝对的, 不是永恒的. 它们都无法给个体的存在和价值提供最后的根据.           

4.  "你的爱, 将与我同在."

根据圣经, 神造我们各有目的:

耶和华所造的各有目的,连恶人也是为祸患的日子而造的。(箴言 16:4)

这目的, 是以神为中心的.  不过, 具体自己生命是什么目的, 该做哪个行当, 是设计, 是管理, 是写作…..我倒是不做过分猜测或探究.  神意, 神圣而奥妙, 不是人所能尽知.  生命的价值, 意义的实现, 全在于和神的和谐之中. 你看: 葵花朝阳,  潮汐向月, 斗转星移, 侯鸟南飞 .... 万物在造物的怀抱里,  我已经分辨不出万物的有序是一种条理还是它根本就是对造物主自然本能的顺从和依归的显示, 我相信, 两者是一回事.  

神的创造造就了自然和谐的万物:

我为海定界限,又安置门闩和门户,(约伯记 38:10)
你能为母狮猎取食物吗?你能使食欲饱足吗?
乌鸦雏鸟因缺乏食物飞来飞去,向 神哀求的时候,谁为乌鸦预备食物呢?(圣经约伯记 38:40-41)
谁放野驴自由出去呢?谁解开快驴的绳索呢?
我使原野作它的家,使咸地作它的居所。 (约伯记 39: 5-6)
鹰鸟飞翔,展翅南飞,是因着你的聪明吗?
大鹰上腾,在高处筑巢,是听你的吩咐吗?(约伯记 39: 26-27)

人是万物的精灵. 人是神依照自己的样子造出来的, 神把爱赋予了人.  把自己的生命和神融为一体, 就象葵花和太阳是一体, 潮汐和月亮是一体那样; 又以爱来回应神的爱, 那么, 生命的意义就已经在其中了.

"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罗马书 11:36)

几天前看电视, 看到令人感动的一幕: 一位21岁的韩国姑娘, 除了身体其他残疾, 两手加起来只有四个指头. 她居然在台上演奏钢琴, 自弹自唱: “神奇的恩典”!  ...... 听着她的琴声, 她的发言, 一片热动之中, 我懂得了什么叫 “成全”.

“掌声响起来, 我心更明白, 你的爱, 将与我同在.”  ---  神, 岂只是为我鼓掌,  祂将永生都给了我. 不再彷徨于 “我” 是谁, “我” 的价值, 目的和意义, 因为, 在神的爱里, 在祂的恩典里,  我已成全.  


由虔谦张贴 @ 2006-08-20 09:33:39 (1714)

8 评论

Very good point!

"要知道, 人类群体也是暂时的, 相对的, 不是绝对的, 不是永恒的. 它们都无法给个体的存在和价值提供最后的根据."

Who is the lovely girl?

thesunlover  [评] 2009-8-22 21:12

虔谦,见你的照片和心路。我在“你”看到了自己。十分的快乐。

不过,你提到Rick Warren 的书,让我有些不安心。这样的书,我劝你不要读 的太多。朋友有几个布道。讲到你所论及的神的形象之类的题目。我借花献佛吧。

http://drop.io/whkurpf  

(pls use iTone to play after you download it...)

Immanuel  [评] 2009-8-23 00:1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Immanuel at 2009-8-23 05:15 AM:
虔谦,见你的照片和心路。我在“你”看到了自己。十分的快乐。

不过,你提到Rick Warren 的书,让我有些不安心。这样的书,我劝你不要读 的太多。朋友有几个布道。讲到你所论及的神的形象之类的题目。我借花..



为什么呢?那本书我看是满纯正的信仰书,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呀。谢谢提供连接。我稍后去看。

虔谦  [评] 2009-8-23 01:0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09-8-23 02:12 AM:
Very good point!

"要知道, 人类群体也是暂时的, 相对的, 不是绝对的, 不是永恒的. 它们都无法给个体的存在和价值提供最后的根据."

Who is the lovely girl?

谢谢章凝。

你问那可爱的女孩是谁 --- 哈,这么说,QQ 有几分可爱?

整图片耽误了点时间,晚安

虔谦  [评] 2009-8-23 01:19

“这星星看上去真远哪! 我, 这是在哪里呢?”——我儿时常常望着无垠的天际边,冥想,天的哪边是什么呢?这是我儿时日复一日的冥想。

这个小女孩子真可爱。毫无疑问是现在依然可爱的虔谦了

冬雪儿  [评] 2009-8-24 20:4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09-8-25 01:49 AM:
“这星星看上去真远哪! 我, 这是在哪里呢?”——我儿时常常望着无垠的天际边,冥想,天的哪边是什么呢?这是我儿时日复一日的冥想。

雪儿,谢谢你!你也有类似的童心体验。
站在那里照相的情景至今记得。
个人的体会,从单纯人的角度说,人好象本性终身难移。
近来可好?问候!

虔谦  [评] 2009-8-25 20:01

真是个可爱的小女孩,现在一定更可爱。

小时候没有你那么哲学,虽然也喜欢天文地理什么的,也常问自己怪问题,让别人觉得我成天呆头呆脑的。

雪儿怎么能引照片,我怎么试也不行?

如梦  [评] 2009-8-25 20:4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如梦 at 2009-8-26 01:40 AM:
真是个可爱的小女孩,现在一定更可爱。

小时候没有你那么哲学,虽然也喜欢天文地理什么的,也常问自己怪问题,让别人觉得我成天呆头呆脑的。

雪儿怎么能引照片,我怎么试也不行?

谢谢如梦。见你名字就知道了 梦是人生另一个世界;另一道景观。
我想跟贴贴图和主贴贴图一个办法。问候如梦!

虔谦  [评] 2009-8-26 09:45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