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花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冰花文轩】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书市文摘
主人:冰花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文刀: 说说这“井”



《侨报》副刊,2009年8月4日

http://www.usqiaobao.com:81/qiao ... /content_199657.htm

【马里兰州】

一朵愁云
在岁月里疯长
终于坠落井底

月圆的夜里
一串气泡冒出
水  漆黑如墨
痛  涨溢井口

一位男人
用温柔的目光
把她捞起
把井填上

教堂的钟声响过
一朵粉红色的花绽放
绿藤  在井边缠绕


2009年7月6日
2009年7月16日星期四 定稿

15 评论

如静物写生,展开心绪的画面

叶蒙  [评] 2009-8-9 23:1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叶蒙 at 2009-8-10 04:15 AM:
如静物写生,展开心绪的画面

问好叶蒙!
多谢!

冰花  [评] 2009-8-10 15:0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冰花 at 2009-8-9 11:44 PM:



《侨报》副刊,2009年8月4日

http://www.usqiaobao.com:81/qiao ... /content_199657.htm

【马里兰州】

一朵愁云
在岁月里疯长
终于坠落井底

月圆的夜里
一串..

祝贺冰花!
不懂诗,但似能读到一种情致在诗中荡漾!仅是我的感觉啊.

冬雪儿  [评] 2009-8-10 20:33

好象和冰花过去的诗风格有点不一样,又说不出来,只是感觉。

如梦  [评] 2009-8-10 21:09

雪儿谦虚!

多谢! 问好!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09-8-11 01:33 AM:

祝贺冰花!
不懂诗,但似能读到一种情致在诗中荡漾!仅是我的感觉啊.



冰花  [评] 2009-8-10 21:22

这首像画画?

是变好了还是坏了呀?! 问好!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如梦 at 2009-8-11 02:09 AM:
好象和冰花过去的诗风格有点不一样,又说不出来,只是感觉。



冰花  [评] 2009-8-10 21:23

问好冰花!

觉得和你过去的诗相比,这首更朦胧点。我是瞎说的。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冰花 at 2009-8-10 09:23 PM:
这首像画画?

是变好了还是坏了呀?! 问好!





如梦  [评] 2009-8-10 21:37

HUG! HUG!


你说得很对!

冰花在诗中长大了! 哈!

一会给你看看有人刚写的对此诗的评论喔~~~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如梦 at 2009-8-11 02:37 AM:
问好冰花!

觉得和你过去的诗相比,这首更朦胧点。我是瞎说的。




冰花  [评] 2009-8-11 17:04

说说这“井”
        说说这“井”

http://www.meihuausa.com/meihua/ ... D=107&ID=249900
                                      
  频频见报,首首见好。所谓“天道酬勤”呢!执著的诗人的夏收,硕果丰盈!冰花的短诗,由清纯到浓厚,由平白到含蓄,由直叙到哲理。这里有一次又一次的飞跃,更有一步又一步的提高!像这样地写下去,我说呢,诗人距离这诗山的顶峰,已经不远了。《盛夏的落叶》写着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井》里之事,涉及着年轻一代的成长。诗人的眼睛,关注着社会,也关注着人群。

  这里不说盛夏的落叶,也不说黛玉的葬花,只是探探这《井》和说说这《井》而己。

  “一朵愁云”作者大抵是指一名涉世未深的少女吧?我以为,这里也指着当今社会上的一群所谓很IN的小年青。他们是幸运的,生长在和平的环境,物质丰富,不愁吃穿,也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就像天上的一朵小白云,飘来飘去,东游西逛,“在岁月里疯长”。这“疯长”是用得好呢!一指时间的飞逝,当年的小女孩,转眼间便成一个大姑娘;二指缺乏管教,人也像荒原里的野草一样,长得七斜八歪,杂乱无章。俗话说:慈母出坏儿呢!环境过份优越,父母过份宠爱,也影响了他们的成长。或吸毒,或嗜赌,或失身,或学业荒废一事无成。少年不识秋滋味。一群天真无邪的幼稚少女,就这样,在放荡中空耗了自己的青春。天上的白云,成了“井”中的“愁云”;成长的“成”,变了疯狂的“疯”,“终于坠落井底”。是跌得悲惨了,也跌得沉痛!这里的“井”也喻指“陷阱”;这里“愁”也暗喻恶习的沾染。这“云”字是炼得好呢——天有不测之风云——这里也埋下了伏笔,预示着以后的女大十八变!

  次阙开头的“月圆”是指原本的圆满和美好了。作者用月圆之夜,营造了一个安静的环境。供人懊悔,教人沉思。一串串的气泡,是一点点的反省。这“气泡”触及灵魂的深处,它来自“井”部的最底层。这“气泡”是“冒出”的,它伴着爆发的力量和悔过的决心;这“气泡”是向上的,它带着积极的人生和明天的希望。“水 / 漆黑如墨;痛 / 涨溢井口”姑娘的痛悔,也牵系着天下的父母心!

  诗中三阙写着救拯。“一位男人”是正义和人道的化身。“温柔的目光”昭示着社会没有抛弃她们,人们没有岐视她们,而是“把她捞起 把井填上”。

  第四阙是新生。“教堂的钟声响过”这虔诚的忏悔,也感动了上帝了。上帝把幸运与新生播给天下愿意改正错误的人。“一朵粉红色的花绽放”写着这位少女的新生。“绿藤 / 在井边缠绕”预示着她的将来自会得到上帝的宠幸,更有好运的伴随呢!

    所以说,冰花的《井》不是写景,而是写人。全诗四阙,由堕落—反省——挽救——新生而构成。这也串成了一条银光闪闪的项练。就送给社会上的小青年吧,一种警醒,也祝愿你们健康向上;也送给全天下的父母亲呢,留心这“井”,要关心下一代的成长。谢谢。

                                                            文刀
                                                          2009年8月8日

附:冰花的短诗

《井》

一朵愁云
在岁月里疯长
终于坠落井底

月圆的夜里
一串气泡冒出
水  漆黑如墨
痛  涨溢井口

一位男人
用温柔的目光
把她捞起
把井填上

教堂的钟声响过
一朵粉红色的花绽放
绿藤  在井边缠绕

冰花  [评] 2009-8-11 17:04

持之以恒。冰花的诗歌越来越好。:))

weili  [评] 2009-8-13 10:3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冰花 at 2009-8-11 10:04 PM:
说说这“井”
        说说这“井”

http://www.meihuausa.com/meihua/ ... D=107&ID=249900
                                      
  频频见报,首首..

吃完午饭,到底是躺在地板上睡一觉还是跟着某一条线写上几个字?似乎后者占了上
风。不过,有了睡意的脑袋总会是糊涂的。说得不好,请多原谅。

以前在国内,经常读到针对一些文学艺术作品的评论文章,洋洋洒洒,千言万语。
每每这个时候,自己就很惭愧;难怪我当不了文学家,我写作文的时候,哪里想了
那么多?曹雪芹写红楼梦时,穷困潦倒,可是,他可能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红楼
梦,世世代代以来,却养得红学评论家们脑满肠肥,让那么多人赚得钵满盆满。我
就纳闷,曹雪芹就长了一个脑袋,也就活了七八十岁。他在写“红”书时,想到的
东西,怎么可能有成千上万个红学家们写出的那么多?

自己觉得不是一块搞文学的料,后来上大学的时候,就选了工科,只要“功课”做
得好,总会有碗饭吃。搞工程的,经常要做一些统计分析,要找出哪些因素是相关
的,哪些是非相关的,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举个简单的例子,长江的水,夏天涨
上来,冬天落下去。南京是四大火炉之一,夏天到了,不少人身上长满了痱子。那
么,单单从数学的相关性来看,痱子的多少和江水的涨落肯定有很大的相关性,但
是,痱子的多少和江水的高低有什么内在的物理关系呢?

冰花的诗写得好,这是肯定的。文刀的评论也写得头头是道。以前在国内看评论文
章时,苦于找不到作者对证,现在作者就是我们的网友,那么,我就斗胆地问一声
冰花:当你创作这首诗时,真的就是顺着文先生评论里的思路?

Armstrong  [评] 2009-8-14 13:03

按理说,文学离不开文学评论  ....
但现在文学评论的用意常常不明,光是褒,没有贬,
拍马的,讨好的,拉关系的,套近乎的,营销的,做广告的,
我就干脆不看文学评论了,挺费眼神的。  

胡拉  [评] 2009-8-14 15:49

大力,

土木工程DR.

你犯了逻辑性错误呀!


是我先写出诗的哟!

读者如何评论都是他们的自由, 作者怎会顺评的思路?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Armstrong at 2009-8-14 06:03 PM:


吃完午饭,到底是躺在地板上睡一觉还是跟着某一条线写上几个字?似乎后者占了上
风。不过,有了睡意的脑袋总会是糊涂的。说得不好,请多原谅。

以前在国内,经常读到针对一些文学艺术作品的评论文章,洋..



冰花  [评] 2009-8-14 17:33

哈!

问胡先生好!

你是看了还是没看呀? 我糊涂了!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胡拉 at 2009-8-14 08:49 PM:
按理说,文学离不开文学评论  ....
但现在文学评论的用意常常不明,光是褒,没有贬,
拍马的,讨好的,拉关系的,套近乎的,营销的,做广告的,
我就干脆不看文学评论了,挺费眼神的。  



冰花  [评] 2009-8-14 17:35

你在国内还惦记俺们呀?



多谢! 多谢!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9-8-13 03:36 PM:
持之以恒。冰花的诗歌越来越好。:))



冰花  [评] 2009-8-14 17:36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