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谦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童画魂山
   
 
标 签   文集首页 圆中园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书市文摘
主人:虔谦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小小说] 两根指头和一个外遇 (全)
注: 发表于侨报副刊 06/23/09, 略有修改,题目被改为:青梅竹马。此为虔谦原汁版。


                                       上



黄海中来美国快二十年了。 过几天就是他四十六岁生日了, 太太美絮问他生日要怎么过,他说他只想自己出去静一静。
“不要PARTY?”
“不要。”
“不要蛋糕?”
“也不要。”

那天天蒙蒙亮,他就出去了。他家在山上,他出门,沿着坡路往上走。一路上碰到了好几辆下山的车,海中不时和他们打招呼。

“打工族不容易,这么早就得上班去。”他自言自语。
越往上,车就越少,空气也越好。往下看,那条他每日必经的高速公路就像一条带子,上头密密麻麻穿梭来往的车就跟蚂蚁似的。

黄海中叹了口他自己都感觉不到的气。平时忙,他难得上这么高的地方来欣赏景色,恬静片刻。有人在边上安放了一张长靠椅,他便坐了下来。
头上的枝头,鸟儿叫得欢。在吱吱喳喳似乎没有规律的鸟语中,有一只鸟叫得特别有节奏。它每隔两秒钟,就发出一串歌一样的音节。

黄海中不知道那鸟唱的是什么歌;那么流利的音符表达了什么意思。他突然觉得相比之下,自己的思维迟钝了许多,迟钝到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怎么会到了这里。有时候,他用英语思考;有时候他用汉语思考。

他的情绪也变的喜哀无常,阴晴不定。一年前去了趟中国。他从G城进关。边检人员看他时的表情就跟检查犯人似的。为了一件行李还争执了一番。那事搞的,他在G城的三天和在H城的两天都没有好心情。
“本来就不该来这一趟,我早就不属于这里了。”有个声音在说。

他离开的时候从S城走。边检处是位漂亮的小姐,态度好极了,一说起来还是同乡,他们还顺便聊了两句,讲起那条很乱的白果河,现在修整好了,还成了旅游区。本来老家话他已经说不大灵了,没想到和那位小姐你来我往几句,还特别溜。上飞机的时候心情好到了家,思路也特别敏捷,当场就决定明年还去S城。

回来以后出了场车祸,掉了两根手指头。两根手指头就两根手指头吧, 他也想开了,不幸中的万幸。不料,打那以后,美絮对他就有些异样了。有时候她看他的目光,简直像在看路人。
“别那样瞧着我呀。”他给看得有些不自在起来了。
“你看上去好像有些怪怪的。”她说。
“什么怪怪的,我还是我呀; 我们都认识了半辈子了。”
“好像有些不一样。”
“不就少了两根指头吗?”
“两根指头,”太太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以前那个黄海中十根指头好好的;现在……”
“好,你看,我打一下自己,”说着他“啪”的一声用左手使劲打了一下自己的右手。“你知道这一下打死了多少细胞吗?我不还是我吗?”

为了这事黄海中很觉苦恼。为了证明他还是他,还是黄海中,他就拼命找事情做:修理家具,割草,清理游泳池 ……有一回饭后他抢着要洗碗,结果三个手指没拿好,破了一个碗。
美絮过来清扫池子,让他一边歇着。
他扑通一下瘫坐了下来。 也许,他还真是不一样了。

邻居有位廖老大妈,儿子媳妇平时都上班去了,她就在家看孙子。有一天黄海中请假在家,大妈推着小孩车走了过来。

“黄先生,我瞧你是个老实人,好心告诉你件事,”廖大妈边说边左右四下看了看。
“什么事廖大妈?”
“你太太呀,常常和一个男人进进出出的。”
“有这事?!”
“嗯。”廖大妈点点头。“我走了,可别说是我说的啊。”

黄海中不知廖大妈是几时离开的,他一个人在院子里呆立了半晌。

傍晚,美絮回来了。黄海中看着她,心里涌上来一种异样的感觉。脑海突然翻转到了十五年前。那时候,美絮已经有了绿卡,他还没有。有一次,为了一件小事,她和他吵了起来。她说他不是真心爱她;他说他是。她说不是,他粘着她,只因为她有绿卡。

那天晚上,平时不怎么会喝酒的黄海中到了朋友家使劲喝起闷酒来。
“我不是,我跟她说我不是的!”他突然爆发出了这一句。
“什么是不是的?”好友小林摸不着头脑。
“我爱的是她这人,我爱了她十几年了呀!我没看上她绿卡!”
后来他自己的公司帮他办了身份,美絮才相信他是真心的。

那是十五年前的事了。

“怎么了?怎么这么看着我?”美絮觉得奇怪,这下轮到她问这话了。
“你不一样了。”黄海中说。
“瞎说。什么不一样了?”
“就是不一样了。”
“你倒说出个道理来呀,怎么不一样了?少了两根指头了?”
“美絮,你说,一个人,她心里装着丈夫的时候和她心里装着情人的时候是一个人吗?”
“是,是……” 美絮吱唔着,半天说不出一句整话。

(下 待续)

26 评论

不知为什么,这一两个月我的"思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实严格说也不是变化,那些东西本来就在我的信念里了,只是从来没有这么清楚过。反映在创作上,我觉得自己的MIND SET 和写作风格都有些不同了。

虔谦  [评] 2009-6-24 19:57

我看了跟修理工那篇风格挺像的呀。有什么变化呢?QQ快写吧,等着看下呢~~

文章  [评] 2009-6-24 20:55

小说很好看,尤其喜欢看虔谦的对话,生动。
因为两个手指,而引起对自己身份的怀疑,有意思。记得米兰·昆德拉的《身份》也是说到认证身份的艰难,哪怕亲如夫妻。

蓉琪  [评] 2009-6-25 02:26

喜欢。

weili  [评] 2009-6-25 08:2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文章 at 2009-6-25 01:55 AM:
我看了跟修理工那篇风格挺像的呀。有什么变化呢?QQ快写吧,等着看下呢~~

谢谢文章,看来人有些东西也很难变的。下我稍后再来贴,谢谢文章mm耐心...... 问候文章!

虔谦  [评] 2009-6-25 09:3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蓉琪 at 2009-6-25 07:26 AM:
小说很好看,尤其喜欢看虔谦的对话,生动。
因为两个手指,而引起对自己身份的怀疑,有意思。记得米兰·昆德拉的《身份》也是说到认证身份的艰难,哪怕亲如夫妻。

谢谢蓉琪分享。一眼就看出了小说的意思。问候蓉琪!

虔谦  [评] 2009-6-25 09:3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9-6-25 01:20 PM:
喜欢。

谢谢为力,能得为力喜欢也不容易。为力辛苦,谢谢!

虔谦  [评] 2009-6-25 09:38

祝贺虔谦小说发表于《侨报》副刊!

《两根指头和一个外遇》——这个标题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看着这个标题就想进来看个究竟。妙!
“那是十五年前的事了。”——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将岁月就蹉跎过了十五年。用得妙!

““是,是……” 美絮吱唔着,半天说不出一句整话。”——接着续啊,虔谦,等看下文哩。这个包袱扎得好紧啊。

冬雪儿  [评] 2009-6-25 19:0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09-6-26 12:00 AM:
祝贺虔谦小说发表于《侨报》副刊!

《两根指头和一个外遇》——这个标题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看着这个标题就想进来看个究竟。妙!
“那是十五年前的事了。”——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将岁月就蹉跎过了十五年。..

谢谢雪儿!谢谢你的评论。很有启发。谢谢。

一直觉得自己命在旷野,对报刊发表没有什么概念。最近才开始动这心思,千里之行,总要始于足下。另外,能有稿费,也是自己一点愿望,倒不是说就靠它活。下集我稍后来贴,包涵一下哈

虔谦  [评] 2009-6-26 09:4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6-26 02:46 PM:


谢谢雪儿!谢谢你的评论。很有启发。谢谢。

一直觉得自己命在旷野,对报刊发表没有什么概念。最近才开始动这心思,千里之行,总要始于足下。另外,能有稿费,也是自己一点愿望,倒不是说就靠它活。下集我稍..

虔谦,再次祝贺你!
期待着看下文啊!

冬雪儿  [评] 2009-6-26 10:17

祝一次,贺一次,两次。
但也有不满, 两把。
既然是小小说,一次整完,行啵?着急!一把不满!
相同意见老牛已经向楼主提了两次啦!不受重视!两把不满!

老牛  [评] 2009-6-26 12:40

哪里有稿费就投哪里,本人一贯坚持这个原则,也不是在乎那点钱,而是在乎拿到稿费的感觉~~

呵呵,偶们的时间和创意也不是那么不值钱滴。。。。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6-26 02:46 PM:


谢谢雪儿!谢谢你的评论。很有启发。谢谢。

一直觉得自己命在旷野,对报刊发表没有什么概念。最近才开始动这心思,千里之行,总要始于足下。另外,能有稿费,也是自己一点愿望,倒不是说就靠它活。下集我稍..



文章  [评] 2009-6-26 12:5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牛 at 2009-6-26 05:40 PM:
祝一次,贺一次,两次。
但也有不满, 两把。
既然是小小说,一次整完,行啵?着急!一把不满!
相同意见老牛已经向楼主提了两次啦!不受重视!两把不满!

老牛,我严重衷心抱歉!我当时没有完全明白你E里话的意思。我引一段我在我的偏僻网站上自言自语的话吧:

相当一段时间来,由于有些特别的追求,我的新作通通没上我的博客。无法及时拿出最好的来给我的读者,觉得特别痛苦。想当初我写《不能讲的故事》的时候,评论是排山倒海般的。那种写和读之间的联系实在感人并让人充满活力和激情。倒不是说我需要这种前呼后拥,而是我真的很想着我的读者。

还有,我把对你的评论整出一来了,有兴趣有空去看看吧。应该说,我是那叫什么,“剖腹掏心”的了。问候,在中国玩得好,别太腐败就行。

虔谦  [评] 2009-7-4 10:5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文章 at 2009-6-26 05:55 PM:
哪里有稿费就投哪里,本人一贯坚持这个原则,也不是在乎那点钱,而是在乎拿到稿费的感觉~~

呵呵,偶们的时间和创意也不是那么不值钱滴。。。。

文章mm,你去了哪里了?好象有日子没见你了。

虔谦  [评] 2009-7-4 10:57

和雪儿、文章mm 和老牛再次抱歉,这不,我把下贴上来了 ......





那件事以后,黄海中着实难受了好几天。美絮不在时,他常会拿出他们以前的旧相册来看。那里面有他们儿时在老家的白果河边照的相。他几乎每天都要看那些照片。说来也奇怪,黄海中心里并不气愤,他没有责怪自己太太的行为,相反的,他暗暗地原谅了美絮。


有什么比青梅竹马还亲啊 …… 这个声音常在他心头响。

一辆漂亮的轿车驶了上来,扬起了一阵小小的尘埃,打破了身边的宁静。
黄海中从沉思中醒了回来。

四十六年了,除了和美絮养了个可爱的女儿外,好象什么成就都没有,没有任何可夸耀的。  出了国, 拿美国护照去中国领馆签证时,常迷惑自己是哪国人;断了两根指头,连美絮都好象不认识自己了…… 不过最近大概就快成就点大事了。 他做过捐骨髓化验,一切合格。 今天他就要去为一位白血病犯者捐献骨髓。 他看看手表,时候不早了。该回去准备了。

回到家里,美絮向他迎了过来。“你去哪里了?”
“就这山上转了转。”他看看美絮,她显得很焦躁。美絮近来情绪有些不稳,他还没有把自己要捐献骨髓的事告诉她。
“刚才接了医院的电话,提醒你十点半到,到底出了什么事啊?”
“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上医院干什么呀?”
“咳,我就是,想行个善,去捐一次骨髓。”
“啊?!怎么事先没告诉我啊?”美絮有些大惊失色。
“又没有什么,人家还有捐器官的呢。我就差不多得去准备了。”
“你这,能行吗?要不咱跟他Cancel了吧?就说身体不适。”美絮显得很不安。
“Cancel?开玩笑,白血病人一条命就系在我这骨髓上了。还好我检查及时,过了这生日,人家不定还不给我这机会了呢!”
“这,那,我送你去,啊?”
“不用。”
“当然用!到时候你怎么开车回家啊!”

那一天下午,当美絮把自己脸色苍白的丈夫扶上车时,她的心象是两条河流交汇的地方。就在两周前,她知道了自己的情人得了白血病,正等着骨髓移植。

到家了,美絮想扶海中到卧室去,他说不用,沙发上靠一靠就好了。
他靠在沙发上,气有些短。美絮端来了红枣鸡汤,一口一口喂他喝。他喝了一小碗,突然想看自己小时候的照片。

美絮把她细心整理过的相册拿了过来,一页一页翻给他看。

“瞧你小时候,”美絮说,“小蓉长得很像你。”小蓉就是他们的宝贝女儿。
“哎,真是老了。”黄海中说。
“不,你一点都不老, 你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岁。”美絮说。
“你今天是怎么啦?这么夸我啊?”黄海中说着,笑了起来。
他很久没有现出那样的笑了。美絮觉得他的笑,和照片上他小时候的笑一模一样。

他们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美絮突然感到,人,其实从小到大,不变的比变的要大很多很多。 那就是为什么有青梅竹马。那就是为什么两个人,经历了许多的变迁后,仍然可以从那一个笑容里互相认出对方来;不管,不管对方是失去了两根手指还是失去了两条胳膊。

她突然告诉他,她想叶落归根,今后回江西老家去。
他点点头,表示也有这个意愿。
那童年的白果河一定还记得他们的身影, 甚至黄海中那失落了的两根指头的样子;虽然他们走了这么远,这么久,当他们对着那河水笑的时候,一切,都一样。

(完)


心提是中国女孩吗?短篇小说 (上中下)
http://www.yidian.org/viewthread.php?tid=13506.html

九月菊
http://www.yidian.org/viewthread.php?tid=13699.html

虔谦  [评] 2009-7-4 11:08

真是高产啊,数量质量兼顾,赞叹不已。

现在的编辑真次,把个好好的标题给弄糟蹋了。青梅竹马做题目多俗气多普通,普通得不待人见。

实在忙。没来得及多想你的整体把握(抱歉,没有任何暗喻)。不过,我的灵感大大地激发。

觉得这个小小说刹车有点儿过快,干吗不写成正儿八经的一篇至少是短篇呢。

xzhao2  [评] 2009-7-4 13:0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zhao2 at 2009-7-4 06:00 PM:

实在忙。没来得及多想你的整体把握(抱歉,没有任何暗喻)。不过,我的灵感大大地激发。

觉得这个小小说刹车有点儿过快,干吗不写成正儿八经的一篇至少是短篇呢。

谢谢主持!执笔时计划的就是写点人性的东西,所以就没有在情节上继续发挥。我知道,其实完全可以写成长短篇或短中篇。
知道您很忙,回头我把我07年的《不能讲的故事》再贴几节过来。我和您提起过的。现在回头去看,简直不敢相信我能够完成那部作品好(一个孤女65年的一生);她给予我的一切是我迄今为止都无法再获得和超越的。
再谢主持!

上这网,我的饭又煮糊了。。。:)

虔谦  [评] 2009-7-4 13:39

你得练练新道行,上网煮饭两不顾。:))

weili  [评] 2009-7-5 09:1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9-7-5 02:18 PM:
你得练练新道行,上网煮饭两不顾。:))

两个都不顾? 那我顾啥?为力你乐坏我了。

虔谦  [评] 2009-7-5 16:06

笔误。应该是“两不误”。我也把自己给逗坏了。:))

weili  [评] 2009-7-5 16:4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7-4 03:54 PM:

老牛,我严重衷心抱歉!我当时没有完全明白你E里话的意思。我引一段我在我的偏僻网站上自言自语的话吧:相当一段时间来,由于有些特别的追求,我的新作通通没上我的博客。无法及时拿出最好的来给我的读者,觉得特别痛苦。想当初我写《不能讲的故事》的时候,评论是排山倒海般的。那种写和读之间的联系实在感人并让人充满活力和激情。倒不是说我需要这种前呼后拥,而是我真的很想着我的读者。

看来我上次的话又错了,如果你无法与你的读者交流就感到痛苦的话,那么,可以这样说, 网络就是为你这样的写者而设计的,网络就是你与千千读者联系的最好的地方。有一些写者撰文提出网络最终要取代报纸杂志书籍,也许,这是个大趋势吧。我也许需要调整自己的心态了。

还有,我把对你的评论整出一来了,有兴趣有空去看看吧。应该说,我是那叫什么,“剖腹掏心”的了。

老牛因有此德此能,方得虔谦如此厚爱“剖腹掏心”给老牛写评, 老牛日后当“剖腹自杀”回报。 我估计你把这些字放文学城了,国内上不去这个网站, 我已经急不可耐想看这些字了,拜托你老人家能不能发我邮件里啊?先拜谢了。

问候,在中国玩得好,别太腐败就行。
中国很好玩的,从头发梢儿到脚心儿都可以被漂亮的女士用一双玉手给款款按摩,不过呢,也别往邪里想,已经有中国人把这一套弄到了北美,我在美国和加拿大都看到过中国人开的这种按摩店。

老牛皮糙肉厚,头上长角,蹄上带泥,按摩起来那是相当的费劲,一般小姐们都拒绝提供服务,所以老牛是无福享受了。

说句真心话,每次回国,感觉商品丰富程度,市民的素质和礼貌,城市环保卫生,和过去比,都在进步!心中挺高兴滴。

老牛  [评] 2009-7-5 22:3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牛 at 2009-7-6 03:38 AM:
老牛因有此德此能,方得虔谦如此厚爱“剖腹掏心”给老牛写评, 老牛日后当“剖腹自杀”回报。 我估计你把这些字放文学城了,国内上不去这个网站, 我已经急不可耐想看这些字了,拜托你老人家能不能发我邮件里啊?先拜谢了。

就是我发在这里的评论阿;我就是把它们整理出来而已。我发在了我的文学城和万维博客。万维网办还给放了主页,老牛么,也就扬了一下名。可惜我没来得及做连接,也是因为没能征得你的同意。一旦连接了,就怕这个转那个贴的。

什么剖腹自杀,你的幽默感超一流,我本来也不会输给你的,眼下在班上,一键字一回头,没有自由就没有幽默。。。沮丧。

虔谦  [评] 2009-7-6 19:3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牛 at 2009-7-6 03:38 AM:
看来我上次的话又错了,如果你无法与你的读者交流就感到痛苦的话,那么,可以这样说, 网络就是为你这样的写者而设计的,网络就是你与千千读者联系的最好的地方。有一些写者撰文提出网络最终要取代报纸杂志书籍,也许,这是个大趋势吧。我也许需要调整自己的心态了。

老牛,所谓"山寨",我要回去的。我只是想尽力摘一片美丽的月亮献给厚爱我的读者们。文学光环,假如我头上有一丝一毫的话,那么归根结底她属于我的神和我的读者。

虔谦  [评] 2009-7-7 09:4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7-4 04:08 PM:
和雪儿、文章mm 和老牛再次抱歉,这不,我把下贴上来了 ......





那件事以后,黄海中着实难受了好几天。美絮不在时,他常会拿出他们以前的旧相册来看。那里面有他们儿时在老家的白果河边照的相。他几..

谢谢虔谦续完。
结尾处好感人。爱、美、真,善汹涌而来。

冬雪儿  [评] 2009-7-7 19:5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09-7-8 12:54 AM:

谢谢虔谦续完。
结尾处好感人。爱、美、真,善汹涌而来。

又见雪儿,高兴! 谢谢情谊和欣赏!问候一声~

虔谦  [评] 2009-7-9 09:40

文章现在国内。她表现的不如老牛,也不和我们打声招呼。;)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7-4 11:57 AM:

文章mm,你去了哪里了?好象有日子没见你了。



weili  [评] 2009-7-20 09:46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