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谦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童画魂山
   
 
标 签   文集首页 圆中园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书市文摘
主人:虔谦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出书,出名,出我个头啊”– 兼得意在伊甸的收获
“X你个头”是个习惯说法,X 里可以套动词/形容词甚至名词,用来表示一种大不以为然的感觉。不过具体到我这篇文章,“X你个头”却是专门来自我文学城好友艾丽思。她曾是编辑,读了许多书,学识深厚,写得一手扎实好文。她的博客名叫“艾丽思笔记”,我常去拜读,偷些营养。大概两年前她写过一篇文章,叫“博客,博你个大头啊”,我就是那么认识她的。最近她又出了一篇相关的,提到了人的网上异化和虚假性,满深刻满有启发的。

今年一开春我就动出书的心思。出书或/和出名,作为一种人生经历,作为人生整体升华过程的一部分,是很好的一件事。但是假如把它当目的,那就有点入了歧途的意味了。说到“出名”“知名”等等这些暗含人性追求优越感和征服快感的词语,我就会用一首我特别喜欢的歌来平衡。那是一首英文歌,叫“Leader of the Band” ,歌手是Dan Fogelberg。 底下就是第一段歌词:

An only child alone and wild
A cabinet maker's son
His hands were meant for different work
And his heart was known to none --
He left his home and went his lone and solitary way
And he gave to me a gift I know
I never can repay

让我最感动的就是那句 “his heart was known to none”。所谓一花一景观,一石一世界。这个世界,有多少美好的人,他们的人生和心灵默默无闻,不为人知。他们的生命价值因此就比那些呼风唤雨的名人们来的小吗?他们的世界因为默默无闻就减损了它的美好了吗?
我的心告诉我:不。

前不久看了国内的一部电视大剧《闯关东》,里面充满感情地描述的两位小人物:爷爷和垛爷。前者艰辛漂泊,木筏生涯,一生在和河川的激流及两岸土匪的搏斗中度过;后者脚印深浅林海雪原,最终在一丝人生终于得“保本”的微笑中了结。

关东冷暖,大漠孤烟,真实的生活里,有多少默默含辛茹苦终其一生的“小人物”,辛劳者?

我的心也告诉我,神,知道他们。天有情,地有义。

归根到底,我们都是一样的,是人,有血有肉,有圆有缺的人,天地间的一种存在。知名/不知名,是多么低层次上的一个概念。同理,书能出得来,很好,人类多一砖精神财富,也了了一个个体的心愿;出不来,同样可以是桩潇洒事,没有什么。


把“出你个大头”的意思说得差不多了,就顺便提提我在伊甸的收获。收获大了去了,因为学到了太多。 太多,写不完,就拿这两天的为例,好喜欢清美的那首“柏拉图之恋”,读完还不解恨,真想说一句:清美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好喜欢周宇的“三岁看小”。那“三岁看小”的题目,乍一看不明白什么意思,也许它好就好在意会上。 还有,谢谢老牛许多文章,因了那些文章我自己也开始尝试新的路。老牛多多积蓄,东风一到,我会喜看你牛程万里(没失约吧,我没提别的)。在伊甸的学习讨论及人格修炼什么的,真是种享受。

明天去看车 ......

31 评论

QQ你这文章有小结的意思, 你, 不会, 准备,开溜吧?那样为力会难过的。 我最近患了神经过敏病发症, 有点儿疑神疑鬼。

出书出名, 说穿了都是为了出我个头! 我觉得,哥姐们在伊甸园“混”, 很难“混”出我个头的。不过,从你的文章看,你老人家显然已经看开了,不出我个头也行。至于我老牛么,一直想出我个头来着,挣踹了几次, 都被人给摁回来了,现在有雄心没力气,所以,不出我个老牛的头也行。

我看就这样吧,咱们谁也别走啦,大家就在伊甸园混吧,混着玩儿呗!

老牛  [评] 2009-5-24 18:13

大家都随意就好。我这个周末“恰巧”,和笑言见了一面。

相机:DSC-W35 光圈:f/2.8 快门:10/130 感光度:320

weili  [评] 2009-5-24 18:54

为力兴高采烈,笑逐颜开, 笑言笑而不言,若有所思。
恭喜二位在这盛会上都有斩获!

老牛  [评] 2009-5-24 19:01

谢谢虔谦喜欢,虔谦的心态真好。别人我不知道,反正对我来说在伊甸可以学习很多,还有很多心态好思想开放的朋友,是很大的收获。出书不出书,你还是你,不过还是要恭祝虔谦顺利出版大作!

清美n  [评] 2009-5-24 19:4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牛 at 2009-5-24 11:13 PM:
QQ你这文章有小结的意思, 你, 不会, 准备,开溜吧?那样为力会难过的。 我最近患了神经过敏病发症, 有点儿疑神疑鬼。

出书出名, 说穿了都是为了出我个头! 我觉得,哥姐们在伊甸园“混”, 很难“混”出我..

老牛还真有些过了敏了,还好没并发出别的来   其他的,咱再论。

谢谢为力上照,我,我还以为笑雨是姐们......

虔谦  [评] 2009-5-24 19:5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清美n at 2009-5-25 12:49 AM:
谢谢虔谦喜欢,虔谦的心态真好。别人我不知道,反正对我来说在伊甸可以学习很多,还有很多心态好思想开放的朋友,是很大的收获。恭祝虔谦顺利出版大作!

清美,回头去你的世界里偷“心”哈 ...... 不知能否转那首诗?

虔谦  [评] 2009-5-24 19:5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5-25 12:51 AM:


老牛还真有些过了敏了,还好没并发出别的来   其他的,咱再论。

谢谢为力上照,我,我还以为笑雨是姐们......

此笑言非彼笑雨~~;)

笑雨  [评] 2009-5-24 19:5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笑雨 at 2009-5-25 12:56 AM:


此笑言非彼笑雨~~;)

您别LOL啊, 我有些糊涂了...... 您是说照片上就是大名鼎鼎的笑言?

对了为力,我把这文章转我内地博客去了,还连了伊甸,嘿嘿...

虔谦  [评] 2009-5-24 20:06

以前还以为笑言是笑雨的JM呢~~~误会误会~~~

虔谦此文够泼辣~~~

出不出书,出不出名无所谓,做你爱做的事自个开心就好!

十五年前就有朋友要给我找人出书,可我那时就想和LG团聚,没有出书. 十五年后, 素不相识的网友找上门来要给我出书,我想那出就出吧, 命该如此,就如此吧~~~

随遇而安! 健康快乐就好~~~

冰花  [评] 2009-5-24 20:06

虔谦好,你常偷到我的心呢,呵呵。我的东西随便转,我就是写着玩的。
笑雨呀,我看你和笑言老师拜把子得了,咋老被人误认为是一个人呢,我记得前面我就替你挡过一个贴。

清美n  [评] 2009-5-24 20:0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清美n at 2009-5-25 01:09 AM:
虔谦好,你常偷到我的心呢,呵呵。我的东西随便转,我就是写着玩的。
笑雨呀,我看你和笑言老师拜把子得了,咋老被人误认为是一个人呢,我记得前面我就替你挡过一个贴。

拜把子?我确实很想高攀,呵呵~~

笑雨  [评] 2009-5-24 20:2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冰花 at 2009-5-25 01:06 AM:
以前还以为笑言是笑雨的JM呢~~~误会误会~~~

虔谦此文够泼辣~~~

出不出书,出不出名无所谓,做你爱做的事自个开心就好!

十五年前就有朋友要给我找人出书,可我那时就想和LG团聚,没有出书. 十五年后, 素不相识..

冰花, 我读过好几首你的诗。你的诗不出集子可惜呢。恭喜你啊!说的是,很多事强求不来,也没有意思。去年我们同学聚会时我的小同乡就跟我说,要么自自然然,他是绝对不求人做什么的。哎,就是北大人那点清高德性。我已经有些不象我的同窗了。有些惭愧。

谢谢清美~~ 先下了,再聊。

虔谦  [评] 2009-5-24 20:22

虔谦好泼辣,笑言好威猛。特意向笑言兄致意,何时找个题目,哥们再论战咯!

程宝林  [评] 2009-5-24 21:20

这条线喜庆。看到了虔谦泼辣的一面。真好!
虔谦将笑言和笑雨弄混淆了,好像。
为力怎么将照片放在虔谦这条线啊?另开一线多好。


冬雪儿  [评] 2009-5-25 08:07

我们是应该好好汇报一下。
士嘉堡市政厅内的光线暗淡。这张是我儿子照的,效果不太好。先凑合看吧。

weili  [评] 2009-5-25 09:1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程宝林 at 2009-5-25 02:20 AM:
虔谦好泼辣,笑言好威猛。特意向笑言兄致意,何时找个题目,哥们再论战咯!

瞧这排列句,我这里是暗暗荣幸。问候程兄!

虔谦  [评] 2009-5-25 10:2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09-5-25 01:07 PM:
这条线喜庆。看到了虔谦泼辣的一面。真好!
虔谦将笑言和笑雨弄混淆了,好像。
为力怎么将照片放在虔谦这条线啊?另开一线多好。

雪儿,我要借此抗议一下为力姐们。她那边悄悄自行修正把“笑雨”改成“笑言”,害得我前“言”不搭后“雨”一通傻乎乎胡问乱提。

喜庆就好,问候雪儿

虔谦  [评] 2009-5-25 10:26

指天作证,我笑雨、笑言分得很清,开始就没有写错。是QQ你自己眼花,看错啦!

笑雨妹妹,笑言大好人一个,你和他拜把子不会吃亏。如果要割手指搞融血什么的,我可以当证人。:))

weili  [评] 2009-5-25 10:3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9-5-25 03:33 PM:
指天作证,我笑雨、笑言分得很清,开始就没有写错。是QQ你自己眼花,看错啦!

笑雨妹妹,笑言大好人一个,你和他拜把子不会吃亏。如果要割手指搞融血什么的,我可以当证人。:))

哦,真是呀?

虔谦  [评] 2009-5-25 10:37

估计你心里太多笑雨啦。
再不相信我,拉老牛出来作证。;)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5-25 11:37 AM:


哦,真是呀?



weili  [评] 2009-5-25 10:4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9-5-25 03:41 PM:
估计你心里太多笑雨啦。
再不相信我,拉老牛出来作证。;)


为力说的话,对的都是对的, 不对的, 可以考虑是对的,寄人篱下, 这是生存之道。

老牛  [评] 2009-5-25 10:44

爷爷和垛爷。前者艰辛漂泊,木筏生涯,一生在和河川的激流及两岸土匪的搏斗中度过;后者脚印深浅林海雪原,最终在一丝人生终于得“保本”的微笑中了结。

>>>>>>>>

爷爷??和垛爷。前者艰辛漂泊,木筏生涯,一生在和河川的激流及两岸土匪的搏斗中度过;后者脚印深浅林海雪原,最终在一丝人生终于得“保本”的微笑中了结。

xzhao2  [评] 2009-5-25 10:5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9-5-25 03:41 PM:
估计你心里太多笑雨啦。
再不相信我,拉老牛出来作证。;)


其实呀,俺心里太多的是谁,还说不定呢 ~~~ ......

虔谦  [评] 2009-5-25 10:58

QQ你多幸运。关键时刻,老牛对你赤胆忠心。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牛 at 2009-5-25 11:44 AM:

为力说的话,对的都是对的, 不对的, 可以考虑是对的,寄人篱下, 这是生存之道。



weili  [评] 2009-5-25 10:5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牛 at 2009-5-25 03:44 PM:

为力说的话,对的都是对的, 不对的, 可以考虑是对的,寄人篱下, 这是生存之道。

ok, ok ~~ ~~ 谢谢憨牛。

为力姐们,我信呀,用不着拉牛呀 ~~~

虔谦  [评] 2009-5-25 11:0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9-5-25 03:59 PM:
QQ你多幸运。关键时刻,老牛对你赤胆忠心。


这个,我也信呀~

虔谦  [评] 2009-5-25 11:0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zhao2 at 2009-5-25 03:51 PM:
爷爷和垛爷。前者艰辛漂泊,木筏生涯,一生在和河川的激流及两岸土匪的搏斗中度过;后者脚印深浅林海雪原,最终在一丝人生终于得“保本”的微笑中了结。

>>>>>>>>

爷爷??和垛爷。前..

谢谢主持关注。电视剧我没有看全,断断续续。我记得“爷爷”剧中没有出现名字。传武和鲜儿跟着他漂流时这么叫他的。“垛爷”就是东北跑“垛”的,就是跑一车的货物。“垛爷”是朱家老三的干爹。

主持想必您肯定看过这电视剧。 我真的很受感动。
还有一出戏是《大秦帝国》

说到这里就再度想起中国文艺的亏处。象上面两剧,它能感动我,它很难感动得了外国人,他们不了解我们的根,我们的土和血我们那细细的又是粗粗的历史和文化。

......

虔谦  [评] 2009-5-25 11:07

每个人对他周围的人来说都很出名啊,嘿嘿。大名鼎鼎的也不过是普通人。千年过后,大浪淘沙,还能留名的才是真正的‘名人’,而流传的不只是他的言论,更是他的行动和人格。优秀而默默无闻的人比例很高,多数人争取‘优秀’就行了。

晨思  [评] 2009-5-25 14:53

“对了为力,我把这文章转我内地博客去了,还连了伊甸,嘿嘿...”

爱,我知道你在为伊甸园宣传,顺便拍拍老牛~~

weili  [评] 2009-5-25 19:1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5-25 04:07 PM:


谢谢主持关注。电视剧我没有看全,断断续续。我记得“爷爷”剧中没有出现名字。传武和鲜儿跟着他漂流时这么叫他的。“垛爷”就是东北跑“垛”的,就是跑一车的货物。“垛爷”是朱家老三的干爹。

主持想必您..

我看完全剧,并且保存了最后一集。记得写过系列剧评。

xzhao2  [评] 2009-5-26 15:27

顺着虔谦的名字摸进来,吓了一跳。居然看到美学意义和文学意义的合体就在我身边。。。

来这里一直沾笑雨的光,多谢了!拜把子不好,限制了很多维空间,有机会一起喝咖啡比较好。

宝林兄,我几乎没有论过战,跟你那一次,让我很过了一把瘾,就像文取心说的,那时思维忽然敏捷起来,连骂人的话都会想起来。也是巧,昨天才看了施雨写的说说宝林兄。

一会我另开一线贴两张照片向各位汇报一下。

笑言  [评] 2009-5-26 22:44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