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谦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童画魂山
   
 
标 签   文集首页 圆中园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书市文摘
主人:虔谦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长篇小说 爸妈的故事 (七) 山哥妻
(贴新近一集报个道吧,背景是文革)







山哥为什么要下海投敌? 一坤想来想去,大概是因为他的父亲解放前当过国民党的保长。 听父亲说,山哥的爸爸个头很高,一边肩上总挎着一条枪,另一边肩膀挎着个包,走起路来一阵风。 解放前不久,听说他父亲就跟着国民党过了海,一家人活生生分离不说,真苦了山哥的老母和山哥媳妇。解放后每次来什么运动,总有他们家的份。

这下好了,山哥被定为现行加历史两个反革命。

山哥家平时的亲戚朋友们, 马上就断绝了往来。山哥妻在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一坤有个亲叔叔,住在街头转角处。 这天他来了,特别叮嘱一坤的妈妈不要去隔壁。 他知道这位嫂子常串门去找山哥的妻子唠家常。
“没有,就是那一次给了他一包炒面茶。” 一坤的妈妈说。
“这,嘘!” 一坤叔叔一听就紧张了起来。“千万别提这事了,不得了的事!”

那以后,住几步之遥的叔叔也很少回来看看这哥哥和嫂子了。

郭志强这些天就一直在想这个事。这天他和一坤及英华商量:“嗨, 你们看,要不要在街头批斗山哥一通,以示划清界限?”
“干什么?落井下石啊? 他老婆都那么可怜了。”一坤说。
“我也这么想。”英华说,“算了。”
“你们革命觉悟都哪里去了?你不这样,到时候人家找岔整你!” 郭志强说。
陈一坤摇着头,就是不干。
“那哥们我自己去了。” 志强说。
“志强,不是说好了同行动的吗?”邱英华拉住了他。
“老三,这可是非常时期,你不出手,人家会出手的。我这样做,也是为老一好。”

两天后,郭志强找来了其他几个红卫兵,踢开了山哥家的门。 哭肿了眼的山哥妻站在墙角直哆唆。
不管三七二十一,红卫兵们朝山哥妻逼近过去。
“你们放过她吧!”山哥的老母踉跄着出来了。“她没造什么孽呀!”
一个红卫兵过去,想连山哥老母也一起拉出去。
“算了,不理她。”志强看着老婆婆颤颤魏魏的样子,就劝住了那红卫兵。

山哥妻被带到了街中心。
“我不知道他要这样啊 …… 他现在在哪里啊? 他还活着吗?”山哥妻从头到尾就说着这几句话。

“和现行反革命划清界限!” 郭志强带头喊着口号。

人越围越多。 万方万梅兄妹也在里头。 万梅站在离万方大概十米远的地方,手跟着举,嘴巴跟着动,却发不出声音来。 看着眼前一个个摇晃着的脑袋,只有山哥妻那张被蓬乱的头发半遮着的脸在她眼里是清晰的。
她摸摸自己臂上的红袖章, 想要悄悄走开去,却见人群里挤进来一个人:罗耀国。 她心里一震: 他来干什么? 来者恐怕不善!

果不其然,那罗耀国往人群跟前一站,大声呼啸起来:“革命群众同志们,就这样一个现行反革命,还有人跟她勾结一气呢。猜那人是谁?”
人群里没人答声。 罗耀国就自问自答:“就是自称造反派的陈一坤!”

“你造谣! 陈一坤和她八杆子打不着!” 万梅在人群里发话了。
“注意你的言论,” 罗耀国放低了声调,“陈一坤的母亲曾经给过陈山哥一包面茶!”

人群里发出了嘘嘘的声音。 万梅的大哥万方拉了罗耀国一把:“你手头有没有更有力点的证据?”

"一包特意炒的面茶,证据还不够充分有力?" 罗耀国反问他的这位参谋长。


回到家里,万梅心里很不是滋味。本来不愿意和万方多说话,但是想到罗耀国的卑劣,就说道:“大哥,你能不能离姓罗的远点?他真不是个东西。”
“揪个寡妇出来,你们那帮里姓郭的就是个东西吗?”万方反问。

万梅一下给咽住了,过了好一阵才又说出话来:“陈一坤根本就不同意去揪人家山哥妻。罗耀国为什么拿包面茶说事?”

“谁不知道你心向着姓陈的,”万方说,“咱们是两条道上的人,以后你少管我的事。”
“我是就事论事。”
“世界上有就事论事的事吗?”

这时,万梅的二哥万向回来了。万向和郭志强很要好,这一阵和大哥万方也是疙疙瘩瘩的总闹不愉快。万梅的妈妈正为这些事头疼, 一见二儿子回来了,赶紧插嘴止住了万梅花和万方:“行了,都别再说了。 跟咱有什么关系!”

万向一进门就回话:“妈,关系大了去了。”

8 评论

又是一个长篇?

weili  [评] 2009-3-7 20:1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9-3-8 01:19 AM:
你够能的。又是一个长篇?

谢谢为力。是想写长篇。 俺其实也该闭关
问候一下~

虔谦  [评] 2009-3-7 22:53

虔谦,
你可坚决不能闭关。
我正有事相求,请见E.

weili  [评] 2009-3-8 10:40

读了虔谦的小说。文字中漫延着那个时代的特质.

冬雪儿  [评] 2009-3-13 09:0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9-3-8 03:40 PM:
虔谦,
你可坚决不能闭关。
我正有事相求,请见E.

为力,俺倒是较了一点点,就是也许太晚了些 ......

虔谦  [评] 2009-3-14 10:0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09-3-13 02:03 PM:
读了虔谦的小说。文字中漫延着那个时代的特质.

冬雪儿,你的评论提醒了我:我的细节不够。新的一节,稍微加了一点。接下来我会很注意。 谢谢冬雪儿! 问好!

虔谦  [评] 2009-3-14 10:06

虔谦,
写中国人互相迫害的东西多了去了。至此不能有说服力,我想大都作者是站在高处,抨击别人。
只能看到对方眼里的刺,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是中国人没有忏悔精神的突出表现。
所以我建议你从迫害者的角度去写,这样你就与众不同,作品就会更有效力。

weili  [评] 2009-3-14 13:4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9-3-14 06:45 PM:
虔谦,
只能看到对方眼里的刺,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是中国人没有忏悔精神的突出表现。
所以我建议你从迫害者的角度去写,这样你就与众不同,作品就会更有效力。

为力,我想,只看到对方眼里的刺一类弱点,其实是人类通病。 我在公司编程序就特别有体会。出了什么事,人人一般都是先把手指向别人。
记得读圣经创世纪时读到,亚当夏娃双双吃了禁果之后,天父大怒,问起来,亚当马上推卸责任说是夏娃惹的祸;夏娃就推到蛇的身上(当然这是事实,问题外因得通过内因起作用不是吗)。人性的弱点从那个时候就见端倪。

写反面人物,你说得很有道理,我读你的那节《追逐》已经嗅到,你写得真好。我自己先入为主地觉得我不行,笔端无力不利,掘不深。不过我会在意并努力的。

谢谢为力的评论和提醒。

虔谦  [评] 2009-3-14 23:17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