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凝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戈壁伊甸】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图库
主人:章凝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章凝自选诗:十指作莲花

想你


想你
象一支小夜曲
梦里天外飘来的旋律
倩影似曾相识
一朵亭亭郁金香的忧郁
轻柔滑过小提琴
蓝色音波迷离

想你
似一片云
天使遗落的纱巾
飘舞在我魂灵的湖心
波澜涌起, 风景破碎了
留下含泪微笑
永不消逝的涟漪

想你
黄昏徜徉于花溪
默看落红缤纷, 流水碧绿
托花瓣载去暮春的泪滴
长夜里遥望太空
冥想只身泅渡银河
心灵永远的忧伤
穿越生命星光的雨

哦, 想你
自不眠梦中醒来
于金色诗情的晨曦
人间怎么忽然充满光明
世界何时变得这般美丽
只因为你呀, 你不仅是你
啊, 天地终将老去
爱情没有花期

27 评论

亚当夏娃之秋歌

亚当夏娃之秋歌


哦,秋
你这星球旋转的法场竟如此地美么

无形之手挥洒
将地表涂抹成一幅舒展的斑斓
横亘去千里云际
弥留的时辰万物各逞缤纷,前仆
后继,就义着奉献一抹临终的绚丽

红的血,肌肤的黄
白色骨髓,斑驳的呜咽......
纵然是回光返照
美过了,就死而无憾了么

终于,都走了
花、叶、云、空
碧绿、蔚蓝、金黄......
天绎的罡风席卷去春夏的日月
留下一片白茫茫,与
蜷缩在我赤裸胸膛
簌簌颤栗低低哭泣的你

现在,我只剩下你了

别哭了,可人儿
让我吻去你那苦涩的晶莹
噢美,你总是美的
我哭泣中的少女
围海大堤上一朵黑色郁金香

看,并蒂雪莲开花了
冰凌的刀锋已闪烁地平线上
这个冬季将比天长
当北风唱起高歌
白雪凌空曼舞
盘桓于太古荒原就只有你和我了

我是你的所罗门王
右手持你如神赐的权杖
哭墙上一根鲜红的长春藤
你是我雅歌之天鹅
江河逆流天外的源泉
永远不落的北极光

手挽手
跋涉在风标迷失的道路
你依附着我抑或我跟随着你
漫漫长夜,星空之下
让我们野合为一
噙着泪,含笑入睡

我只剩下你了
我不止只剩下你

什么?我听见了什么
我不相信晴空平地起霹雳
你呻吟,你支撑不住了
你哭喊,你也要 — 走

你走了
冬夜我向月亮发狼的嘶号
从黄昏到黎明
你走了
当春风重归沉寂的大地
我已老作化石一具

如果我罗兰的宣言
不能挽回你飘摇的芳心
于是和你吻别之前
我先去丈量太平洋海沟

当我重新浮起北极
伴随着十个世纪的冰山
你我都将重获自由
一如我们生前悠悠的岁月

不!我想起
时辰还没有到
盟誓签订的是终身
你在我我在你你我在我你
我俩天生为连根的两棵合欢树

当我在此杜鹃泣血
你岂能独自悠然望云
杨柳的飘飘总是惊鸿一瞥
夏娃会抛弃亚当吗
你不会,秋天不会
冬天,更不会

那么,来吧
以戈壁作伊甸跳起一轮探戈
合着透过云层星光的旋律
冬之歌舞温暖而美丽
暴风雪猛烈地来吧
当我吻着我永恒的情人


章凝  [评] 2008-12-13 11:25

爱的摇篮曲(散文诗)

爱的摇篮曲(散文诗)


夜深了,大地沉入梦乡。鸟儿歇息了,风儿踮着脚尖滑行。
月华如水,透过高高的树梢,映照着森林边一座小屋。

卧房里,亮着一盏微弱的灯,伴随着轻柔如丝的乐音。
你熟睡在我怀抱的摇篮里,我目不转睛凝视着你......

你小脸蛋饱满象十五的月亮,只差一丁点就洁白似雪,粉嫩得宛若玉兰花瓣。清晰的两弯眉痕下,亮晶晶的大眼睛合上了好奇的窗户;乌黑的眼睫好长好长,俏皮地向上弯弯卷起;精巧的小嘴巴抿拢着,轮廓优雅得很天然,又稚气得娇嫩欲滴......

你美得令人心醉,更美的是你那一张白纸的天真;你睡梦中的小羊羔,安详而甜蜜。时而嘴角弯弯绽开憨憨笑靥,恬静中泄露了一缕天堂的光辉;忽而又眉头微颦,人间的阴暗将是你不能承受之轻吗?我的囡囡;你永远的守护神又在哪里,我的心!

哦,我的主,我此刻怀抱着的原来是一个小安琪儿呀;怀抱着你,我怀抱着生命的美丽和温情。凝视、凝视着你,热泪源源不断涌上眼眶,霎时,滚滚爱波将我整个地吞没了......

章凝  [评] 2008-12-13 11:28

秋歌

秋歌


九月天
伫立四季的黄昏
听万籁回声
吹起一曲天鹅之歌
寞然凝望
苍穹铺开轮回的葬礼

泪光如云
融入淡青的风
歌声一片片飘零
龟裂的心田
洒满斑斓的雨
安息吧美丽

魂灵的故乡
浮于渺渺流水
流水升上冥冥大气
当骄阳飘然远去
我不再看云
等待风雪

冬眠不若死亡
春花为秋叶之精灵
再会了孤雁南飞
请不要忘记
当冰峰化作一江碧波
带回来, 我的心

章凝  [评] 2008-12-13 11:30

姑苏船歌

姑苏船歌


今夜我无眠

那比月亮
更融融如水
幽幽如梦的一帘
思念, 化作一弯南国月牙船
轻放去姑苏的小河, 那天堂银色的网络
窄窄的, 曲曲折折

玉手拨开云影
嫦娥刺绣着今宵
飘泊渺渺, 荡漾脉脉
飘来荡去月光里面
故乡糯米酒潋滟的星波
梦是一张清水织就的网吗

穿过盘门, 阊门不远了
下弦月, 没有拱桥更弯弯
九十九帧迥异的剪影, 叠印
一剪影, 一座桥
一段悲欢离合的故事
一曲终身萦绕的情歌

有人陪伴我无眠?水中月
含笑不语 - 真的
我的小船今晚和她的相遇
在哪一道河湾, 或哪一座桥呢
浩空中一缕彩云
悠悠漫过天心

那...就漂流在沧浪之水吧
芦荻总有开花的时候
摇啊摇
摇过一座座月月的拱桥
飘啊飘
飘过一张张水水的清梦

水不断, 月不落
梦就不醒是么

今夜我无眠


注:盘门、阊门,苏州著名的水城门,位于城西,历史悠久。
沧浪亭,苏州现存最古老园林,四大名园之一

章凝  [评] 2008-12-13 11:31

雪豹(散文诗)

雪豹(散文诗)


我是冰天雪地之王者,莽莽喜马拉雅一精灵。

既然有幸加冕为王,慷慨的命运女神赐予我应有的特权待遇,即永远的寒冷、饥饿与孤独。寒冷的是皮肤,饥饿的是肚子,孤独的是灵魂。

我很美,或者说是天地间最美的物种之一,身披一层高贵的白金皮肤,上面点缀着黑色闪闪的星星无数。诺大雪山没有了我,只剩下无穷无尽的苍白;万仞悬崖失去了我,一千年没有一丝光影。

但是,我却远非一个徒有其表的美男子;实际上,我天生是一个生命之光的捕手,给这块荒凉的高地带来的是闪电的目光,刀锋的牙齿,与贪得无厌永不知饱足的胃口。

我嗜血如命、坚忍成性,穷追飘忽的狡兔在陡坡,猎杀强健的岩羊于峭壁;我生吞活剥、茹毛饮血,既不是为了苟延残喘的长寿,更不是为了虚无缥缈的永生,而是为了无所谓而为地活着;活着是我活着的唯一使命,平凡而神圣;拼命活着是我活着的不灭精神,至死方休。

我酷爱野营,总嫌山洞温馨得近乎奢侈,以餐风露宿为无上的乐趣;长青的岩松是我柔软的床铺,身上盖一层银色的月光,那光与我天生的本色同步。荒原狼的嘶嚎自山脚下阵阵传来,而我选择沉默不语。入梦前,犹如一座天山玉石刻成的冰雕,一动不动,久久凝视着那一轮冬夜的月亮,我的面部毫无表情,任凭内心作死火山运动。

我也爱,虽然爱得和其它生灵的有些两样。我爱雪线远离尘嚣的海拔,我爱岩石纵横交织的跑道,我爱冰川取之不竭的甘泉;我甚至还爱地壳错位和雪崩,缺少了此类震动起落的游戏,平淡的生命没有一丁点刺激。总之我爱生存的原始与天然。

另外我也爱爱情,爱得既赤裸裸又温柔;夏日清凉的夜晚,当我与情人行使野兽的浪漫权力,嬉戏野合自黄昏到黎明,群星无声地窃窃低笑,相互眨巴着意味深长的眼睛。

当我死了,我金子般的肌肤、血液连带着骨头,原封不动地还予生我养我的母亲 ─雪山和冰峰,只剩下我那不知道何处为归宿的灵魂,于我挚爱一生的崇山峻岭之上,永远地徘徊、游荡 ......

章凝  [评] 2008-12-13 11:33

彩虹少女

彩虹少女


彩虹少女
诱我扬起手臂
去抚摩天体的乳房
掠来七色光子
一片露珠的海洋

合掌
阖上眼睛
冰火做爱于命运的指纹
阳光凋谢在掌心
化作片片夜的花瓣

从此以往
我的眼睛里
太阳是一口井
我的血脉里
流动着黄昏和黎明

章凝  [评] 2008-12-13 11:42

当星星落下来的时候

当星星落下来的时候


当星星落下来的时候
我正低着头看水
夜幕下的世界
仿佛一位纯情少女

晚风支离破碎
陨石横穿过血液
时间的翅膀
折断在心跳

睁开瞳孔
星光忽隐忽现
就此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
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章凝  [评] 2008-12-13 11:45

鹰之歌(散文诗)

鹰之歌(散文诗)


我是苍穹之子,奇形异状云的挚友,变幻莫测风的知音,我的名字叫 -- 鹰。

从地面仰视,我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于渺渺碧霄中随风飘荡;自天外俯瞰,我是一叶失去了风帆的扁舟,于浩浩云海上随波逐流 -- 不!事实是:不是风云左右支配着我,而是我在驾驭着高空的气流 -- 因为,我在飞。

我的一生,是飞的一生,飞翔是造物主安排予我的使命,构成我活着自始至终的事业,贯穿我此次唯一的生命。既然我为飞翔而来,我也终将于飞翔中离去。那就告别故乡的土地吧,以海平面为起点,自我选择流放去天空。对此我无悔无怨,感谢上苍这份特殊的礼品。

向上,再向上,永远向上。当我展开钢刀的双翼,那虚空中仅有的物质实体,内心腾起一股莫明的激动。我渴望尽可能地接近太阳,远离平川的拥挤、沙漠的荒凉;呼吸到不那么浑浊的空气,最终沐浴着那穿透心灵的光明。

驾云乘风,扶摇直上,越飞越高,轻盈飘逸。我一步步脱离地磁的束缚,一层层攀上大气的外圆,与辉煌光源的距离逐渐缩短。周遭的气温愈来愈低,空气新鲜但是稀薄清淡,而高空中永不停歇的风,万箭钻心向我一阵阵射来,终于,我不能再向上越雷池一步......

挫折下我顿时感悟:形体超越是有限的,纵然憧憬无边无际;我挑战的不仅仅是空间的高广,更有时间的漫长,与时空中的自我意志和魂灵。于是,我开始学习从容地翱翔。

鸟瞰:星球铺开一张精美的东方地毯,一幅大自然艺术家的印象派画卷,锦绣起伏的是陆地岛屿,平整单纯的是江河湖海。仰望:云气如波浪向两边退去,天穹上明镜高悬,倒映着一座透明的海湾。海底世界里,太阳收敛了光芒,不再专美于白昼,天幕上映出一颗颗闪闪发光的星星。我微笑了,短暂一瞬间,为我辛勤的劳作所得到的甜美回报。

暴风雨来了,乌云如阵,飓风作先锋;大气压的泥石流倾泻下来,将我推向又一个十字路口:一条大道朝下,另一条截然相反。匍匐等待或振翅迎接天晴,犹豫片刻后我毅然选择了后者,屈服让我感觉很不舒服,况且我一向喜爱反潮流运动。

应和着雷霆的命运交响曲,我向上,向头顶上方黑压压的云山雾海挺进;我自然晓得逆其自然的后果,不是我穿过闪电,就是闪电穿过我,二者必居其一。既然做出了抉择我只有义无反顾,依仗着自己比狂飙更实在的翅膀,比霹雳更犀利的目光,还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精神。终于,当我披风斩雾历尽艰难,刺破冰雹的铁幕,攀上云岭的峰巅,将此起彼伏的电闪雷鸣踩在脚下,我发现,太阳公公正冲着我颔首微笑,挥手送我一条彩虹的绶带。

以上就是我的主要日常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既枯燥乏味又丰富多彩,我乐此不疲因为实在别无选择。我只知道全神贯注于自己的事业,飞行不动了就翱翔,翱翔不动了就飞行。我这样做,并非是想要博得谁的仰视或喝彩,而是行使天生的仅有权力,进行并完成我唯一的存在状态。有声音说:她飞,乃是出于对地上猎物无止境的贪婪。面对这样的指摘我付之一笑。也有声音说:他是天上一道有血有肉的闪电,白昼里一颗黑色的流星。说这话的与我有着相似的血型,那天鹅、云雀和信天翁。

生于土壤,我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眼睛里不是只有天空而没有大地;我爱北极也爱赤道,我爱撒哈拉也爱亚马逊,这些地方都留下了我眷恋的轨迹。其它鸟儿以飞翔为手段,翅膀是轻便的交通工具,运载着她们从甲地到乙地。而我,飞翔与其说是达到目的的手段,不如说是终极目的本身。我无意贬低同类的生存境况,以此显示自己的卓尔不群,其实我尊重甚至羡慕她们的乐天知命。我只是想说,我终身流放天空的命运不取决于我,这是大智大慧神明的合理安排,为了让芸芸众生各得其所,以展现这个生物圈的奇妙丰盛,气象万千。

我是孤独的,孤独得连自己的影子都看不见。盘旋于没有路标和里程碑的天穹,方圆千里没有一缕人烟,除去大片大片的苍茫,就是仅次于火星表面的死寂;我是富足的,环绕着我的有空中花园的云、夸父逐日的风;周遭盈斥着一千零一夜的华光,带给我一种光明王子的感觉,虽然不清楚这满足真实抑或虚幻。

我豪迈而悲怆。我豪迈自己有限的躯体攀登上无限的空间,乃自然万类中距离地球表面最遥远的生灵。凌越他人难以企及的高度,观赏星体的海市蜃楼,窃听天堂流泄的乐音;地震震不落一片羽毛,火山海啸无可奈何。作为云海的冲浪儿、风暴的角斗士和海拔的征服者,自身体到灵魂我是表里如一的英雄。

我悲怆自从以虚无飘渺为家后,茫茫大地上没有一棵能让我栖息的树,陷入既上不去又下不来的境界。黑夜里我没有猫头鹰的眼睛、蝙蝠的超声波,白日的光明带不走又抓不住。除了飞翔外我还应该做点什么,哪里又是我永恒的家园和归宿。我的悲哀雕刻在白云上,书写于风雨中,久久徘徊在天空,既是无上的幸福,更是不尽的痛苦。

既然我为飞翔而降生,我也终将于飞翔中死亡,那就告别大地故乡,自我选择流放去天空,对此我无悔无怨,感谢上苍这份特殊的礼品。那么,飞翔吧飞翔,永远地飞翔,飞翔是一次美丽的生命!

章凝  [评] 2008-12-13 11:50

星河

星河


- 仿兰若风格

今夜
星河上没有雾
当我将小船荡出芦荻的深处
你脉脉投来一瞥
你的一瞥迷漫着紫色的烟气

湖心
缀一身星星
下弦月悠悠爬上来
晚风平卧在水面 一动不动
你和我也不动

血液流动于黑暗
我看着天上的月亮
你看着水里的月亮
透过两面残缺的镜子
无语 凝望

就这样
凝望到鸟声四起
月儿终于失去了耐心
窃窃低笑着
渐渐远去

那么就
弹起一曲没有月光的音诗吧
且歌 且漂流
漂流啊 漂流
小船漂流在湖泊的水面
我们漂流在时间的水面
直到云飞星散

章凝  [评] 2008-12-13 11:51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

外一首:当太阳升起的时候


─ 仿兰若风格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
我听见
鱼儿象鸟儿一样歌唱

天光如雨
海上浮起一座蓝山
山上缭绕着云的旋律

拾起行杖
我踏上海面
去寻找赛壬的歌声

赛壬的歌声
溶化在阳光的尽头
走啊走
我溶化在这片风景

章凝  [评] 2008-12-13 13:12

你自己的风格最适合你! 激情, 流畅,感人!

冰花  [评] 2008-12-17 18:41

谢谢冰花!你说感人,可把我给感了,差点感得不行

章凝  [评] 2008-12-20 20:38

弥留的时辰万物各逞缤纷,前仆
后继,就义着呈献一抹临终的绚丽

改完“奉献”是否更好?

weili  [评] 2009-2-8 12:14

我已老作化石一具

老做?

weili  [评] 2009-2-8 12:2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9-2-8 05:22 PM:
我已老作化石一具

老做?

原文正确。这次是为力糊涂了

周宇  [评] 2009-2-8 12:42

我糊涂的时候多了。
所以需要作者、文友们帮助确定一下。

太明显的笔误,我不会提起来。

weili  [评] 2009-2-8 13:00

仔细想了想,决定采用!多谢!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9-2-8 12:14:
弥留的时辰万物各逞缤纷,前仆
后继,就义着呈献一抹临终的绚丽

改完“奉献”是否更好?



thesunlover  [评] 2009-2-8 13:07

请教什么叫做“自选诗” 谢谢! 选自己的吗?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6/09/09/5582447.html

Xiaoman  [评] 2016-9-9 16:44

小草应该会喜欢翻译其中一部分?

到时整理出来就可以贴到英语读者社区去。

小草大翻译家翻译当今中国大诗人章凝佳作,够排场,有气场!

Xiaoman  [评] 2016-9-9 16:52

那时候伊甸众诗人合伙出了本《伊甸诗集》,每人自选十首,这是我的。最后诗集出版了,但阴差阳错,我一本也没拿到,从来没看到过。很有些遗憾。

小曼可以和为力联系一下,问她还有没有多下来的。应该有的。

thesunlover  [评] 2016-9-10 20:20

小曼别把我和徐志摩比,年代不同,从思想到文字差异都很大。要比,和同时代的人比。我对现代中国诗坛关注不多,对2000后出了什么好诗人和好作品没有什么概念。

thesunlover  [评] 2016-9-10 20:28

请路老师来讲一讲好吗?  我不会呀。我胆怯啊,真正大场面了我就害怕。

Xiaoman  [评] 2016-9-10 20:4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6-9-10 20:20:
那时候伊甸众诗人合伙出了本《伊甸诗集》,每人自选十首,这是我的。最后诗集出版了,但阴差阳错,我一本也没拿到,从来没看到过。很有些遗憾。

小曼可以和为力联系一下,问她还有没有多下来的。应该有的。

谢谢章诗人! 有机会一定拜读各位诗人大作。

Xiaoman  [评] 2016-9-10 21:56

我自知程度不够,上次转贴你的大作, 并谈了几句学习感想,荣幸。

Xiaoman  [评] 2016-9-10 22:28

感人,indeed。 自选诗应该是代表作了,我的理解。 慢慢分析。

Xiaoman  [评] 2016-9-12 14:28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