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花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冰花文轩】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书市文摘
主人:冰花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非马和他背后的那个女人(附多幅珍贵照片)
非马和他背后的那个女人

冰花

忘了是哪位哲人说过:“一位成功男人的背后一定站着一位更伟大的女性”, 非马也不例外。本文除了简介一下非马先生外, 还要曝光一下站在非马背后的那位更伟大的女性——刘之群女士。

非马, 原名马为义,1936年10月17日(农历九月初三)生于台湾省台中市。父亲长年在南洋经商,母亲在家为农,家里有兄妹七人,非马排行第五。非马的童年,在广东省潮阳县(现汕头市潮阳区)老家度过。

非马在小学四年级时广东大旱,作文课写的一篇求雨文,被老师分行成了一首小诗,次日看到那小诗被做为范文贴出。他的伯伯看后很喜欢,家里来了客人,就背诵这首小诗给客人听,引发了非马一生对诗歌的兴趣与追求。1948年,非马回到台湾上小学。1952年初中毕业,选择读工专。在校期间和同学创办了文艺刊物《晨曦》,同时参加了校合唱团,接受音乐的熏陶。

下面是他的第一张照片, 那时他不到14岁。




1957年工专毕业,按当时规定,大专毕业后必须服兵役。


1958年非马在凤山接受预备军官训练

服役期间,非马在新兵训练中心担任排长,训练新兵。退役后进台湾糖业公司工作。1961年,非马通过留学考试,赴美留学。

本来准备到俄亥俄大學,却因偶然的机会进入了密尔瓦基的马开大学。在那里,他结识了晚他两个星期从台湾来的刘之群女士。

原籍湖南衡阳的刘之群,生于南京,在重庆度过大部分童年,1949年随都是医生的父母到台湾念书。台湾师范大学理化系毕业后在中学教过书。1961年秋天到美国留学,进马开大学攻读化学硕士学位,同非马相识相恋,于1962年9月结婚。

非马后来为他们当时的恋情,写下了《晨雾》《雪仗》《伞》《吻》等著名爱情诗篇。



画家赵渭凉根据非马拍的之群婚照所画的油画



1961年冬天之群在密尔瓦基城

从亚热带的台湾来到北国,初次见到冰雪,兴奋之情可想而知。下面是非马写的一首描述他们玩雪的欢乐诗篇:

<雪仗>

随着一声欢呼
一个滚圆的雪球
瑯瑯向妳
飞去

竟不偏不倚
落在妳
含苞待放的
笑靨上



1962年12月非马与新婚妻子之群在密尔瓦基城美术馆前





之群与大儿子 摄于1966年





1967年非马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攻读核子工程博士学位

1969年,非马从威斯康辛大学获得核工博士学位,全家搬到芝加哥,非马到阿冈国家研究所工作,之群则在市内一家医院的附属医学院從事研究工作,在医学杂志上发表了几篇获得相当重视的研究论文。 后来为了便于照顾两个年幼的儿子,之群放弃医学研究工作,转到阿冈国家研究所,从事环境保护及电瓶的研究开发工作。夫妇俩每天一起上下班,一起到午间运动班运动,数十年如一日,直到退休。

之群能力很强,工作之余,相夫教子,把家庭生活处理得井井有条,让非马得以全心全力从事写作。非马曾在诗集《白马集》的后记里说到他的妻子:“感谢这位与我同甘共苦的伴侣,为我筑了个温暖舒适的窝”。又说:“之群纯朴、温柔的天性,她的聪明才智以及苦干、实干的精神,給了我安定的力量,使我的感情落实了下來”。他们的志趣也颇相投,经常到世界各地旅游。1989年之群生了一场大病。为了便于恢复健康,夫妇两人同时向画家朋友周氏兄弟学画。



之群画作之一:风景



之群画作之二:街景





非马画作:两口子



1986年7月非马全家在天安门广场



1992年在威尼斯

<威尼斯平底船>

每个摇橹的船夫
都抒情
每对依偎的情侣
都罗曼蒂克

欸乃声中
情侣们很快便进入了
楼影荡漾情歌绵绵的梦乡

突然一声吆喝
好累!好累!
把他们惊醒

原来是船到了没有红绿灯的交叉口
船夫用土话向看不见的对方来船打招呼
以免相撞



非马之群在谈情(弹琴)


美丽、文静、贤惠的之群,爱好广泛,喜欢音乐,花卉和绘画,近年更与非马一起学钢琴,让退休生活更变得多彩多姿。而退休后的非马,写诗、绘画、雕塑和弹琴,受到了之群的关怀、理解、支持和陪伴。非马每年都要外出参加一些文学艺术会议,她都给予了极大的理解和支持。之群天性恬静,不喜张扬。做为大诗人的太太,她比常人付出了更多的代价,始终如一地默默做非马的坚强后盾。非马的成功有她的一半功劳。岁月可以变迁,但在非马眼里,爱妻永远是他的《秋窗》,雍容而美丽!



<秋窗>

进入中年的妻
这些日子
总爱站在窗前梳妆
有如它是一面镜子

洗尽铅华的脸
淡云薄施
却雍容大方
如镜中
成熟的风景


非马曾任美国伊利诺州诗人协会会长。著有诗集《在风城》、《非马诗选》、《白马集》、《非马集》、《笃笃有声的马蹄》、《路》、《非马短诗精选》、《飞吧!精灵》《非马自选集》、AUTUMNWINDOW(英文)、《微雕世界》、《没有非结不可的果》、《非马的诗》、《非马短诗选》(中英对照)与散文集《凡心动了》等及译著《裴外的诗》、《让盛宴开始──我喜爱的英文诗》(英汉对照)等多种。非马先生还主编过《朦胧诗选》、《台湾现代诗四十家》及《台湾现代诗选》等。他的作品被收入百多种选集及教科书并被译成英、德、日、韩、马来西亚、希伯来、西班牙、斯拉夫及罗马尼亚等文字。曾获“吴浊流文学奖”、“笠诗创作奖”、“笠诗翻译奖”及“伊州诗赛奖”等。

可以说,没有刘之群的理解和支持,就没有今天的诗坛巨人非马。在我们欣赏和赞美非马先生给我们带来的精美诗篇时,请大家不要忘了,站在非马背后这位更伟大的女性——刘之群女士。

http://www.australianwinner.com/ ... f8b69818d2eabd0e5a3

23 评论

非马妻子好漂亮,和非马的诗一样。先看完图片,再看文。

冬雪儿  [评] 2008-11-21 08:43

照片、绘画、诗作、好文.......冰花组织的美轮美奂。哪天我去芝加哥,一定去拜访这对让人羡慕的恩爱伉俪。

weili  [评] 2008-11-21 08:59

好文,好人,好诗,好贴。

笑雨  [评] 2008-11-21 09:12

冰花, thanks!

Copy and paste!

xzhao2  [评] 2008-11-21 10:5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笑雨 at 2008-11-21 02:12 PM:
好文,好人,好诗,好贴。

还有好夫妻,好伴侣,好才华,好福气!

xzhao2  [评] 2008-11-21 10:5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zhao2 at 2008-11-21 03:56 PM:


还有好夫妻,好伴侣,好才华,好福气!

还有“好主持”,呵呵,开个玩笑,呵呵

笑雨  [评] 2008-11-21 11:45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神仙眷属。

月满西楼  [评] 2008-11-21 12:02

西楼MM:你现在人在哪里?不会是在中国大陆吧?这个时间上贴?;);)

笑雨  [评] 2008-11-21 13:29

问好各位! 主持, 不用谢! 你是快手, 没写篇文去参加研讨会呀?!

冰花  [评] 2008-11-21 17:45

听人建议,改个名字:

非马和他背后的那个女人

冰花  [评] 2008-11-24 20:08

就是, 西楼MM在哪儿呢? 还真不知道~~`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笑雨 at 2008-11-21 06:29 PM:


西楼MM:你现在人在哪里?不会是在中国大陆吧?这个时间上贴?;);)



冰花  [评] 2008-11-27 15:53

好诗!

“却雍容大方”很有些蛇足,如果没有全诗更有味道。诗句不宜将话说得太满,以
留给读者想象空间。

非马先生是我们的父辈诗人,原谅小生班门弄斧了


<秋窗>

进入中年的妻
这些日子
总爱站在窗前梳妆
有如它是一面镜子

洗尽铅华的脸
淡云薄施
却雍容大方
如镜中
成熟的风景

thesunlover  [评] 2008-11-27 19:37

人在“月满西楼”贝,名字已经告诉你她是一位夜游神。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笑雨 at 2008-11-21 13:29:
西楼MM:你现在人在哪里?不会是在中国大陆吧?这个时间上贴?;);)



thesunlover  [评] 2008-11-27 19:44

非马,和我爸爸同年出生呢。夫人年轻时候真是不折不扣的美人,抱孩子那张尤其迷人。

真是佳偶天成。

小曼  [评] 2008-11-28 20:37

问小曼好!

非马老师比我爸还大两岁哩!

我和你喜欢的一样,那张自然甜美, 把做母亲的自豪和做妻子的幸福,及少妇的韵味儿全体现出来了~~~

贤妻良母的诠释~~~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小曼 at 2008-11-29 01:37 AM:
非马,和我爸爸同年出生呢。夫人年轻时候真是不折不扣的美人,抱孩子那张尤其迷人。

真是佳偶天成。



冰花  [评] 2008-11-28 20:43

再看这线,依然感受到非马老师与夫人浓浓的情爱,及非马老师硕果累累骄人的人生。再次感谢冰花的美文介绍。

冬雪儿  [评] 2010-6-14 21:40

沉思了很长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时间竟然流逝得那么快,那么不经意。
我七十岁的时候,应该是很大的商人,可能会把自己写过的东西都付之一炬,让岁月里我不得不的屈服和世界一如既往的冷漠去握手言和。灿烂的,其实是最不堪回首的东西,它总会提醒很多伤痛、妥协和放弃。
向一直没有放下笔的非马先生表示敬意。

山豆凡  [评] 2010-6-21 23:47

“世界一如既往的冷漠”——深有同感。

“让岁月里我不得不的屈服和世界一如既往的冷漠去握手言和。灿烂的,其实是最不堪回首的东西,它总会提醒很多伤痛、妥协和放弃。”——有了这种生命体悟垫底,什么样的伤痛都能扛住。再祝山豆凡前程似锦!

冬雪儿  [评] 2010-6-22 00:51

感慨﹕我太太不站在我身後﹐卻站在我面前。

海外逸士  [评] 2010-6-22 11:47

鼎谢雪儿的鼓励!
海外逸士的感慨意味深长...

山豆凡  [评] 2010-6-22 18:56

是位女强人?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10-6-22 04:47 PM:
感慨﹕我太太不站在我身後﹐卻站在我面前。



冰花  [评] 2010-6-24 22:11

为非马庆贺, 相信在台湾和海外尚遗留了不少这种中国传统式的夫唱妇随, 相夫教子的白头到老的家庭, 大陆已极其稀少, 共产文化不但给社会带来伤害, 也破坏了中国传统意义的家庭,正如我与历史学家邹老师谈到这个题目时,他说的“中国的夫妻老了,不可能相像,而是愈老心中积累的仇恨愈多,有些后来到了一说话要吵,反目成仇的程度。”  

海外逸士 一句“感慨:我太太不站在我身后,却站在我面前。” 道出其中苦辛。

格丘山  [评] 2010-6-25 07:47

逸士已经了不得,站在前面的,一定不得了。

xyy  [评] 2010-6-25 13:50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