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ming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友明文集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侃山闲聊 图库
主人:youming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网缘

网缘


友     明

 

在去年夏天参加的一次野外聚会上,我认识了她──本文故事的主人公,一个中年女子。她穿着休闲服短装,不矫揉、不粉饰,脸色因飞红而娇艳莹润,一袭齐腰的黑发像一面旗帜随风飘扬。她长相一般,但个子高挑,身材很好,浑身上下充满着女性的自然魅力。我和她在聊天时说起了上网,因为我们都是网虫,只不过她经常泡的是华龙网,我是中园网。

后来我们经常通过电子邮件联系,偶尔也见见面。在多次接触中,她断断续续地向我讲了下面一段故事:

我叫李婕,出生在文革开始那年,父亲是著名作家,不幸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母亲拉扯我长大。尽管我的文学天赋很好,在小学和中学的作文比赛中经常得奖,但母亲却不让我走父亲的老路读中文专业。八十年代中期我考上了国内一家重点理科大学,毕业后到美国留学并成家立业。丈夫也是大陆来的留学生,现在担任一家企业主管。我们夫妻俩生活稳定,儿女成双。按理说,我应该满意自己的现状。可是两年前我上了网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在美国当了十几年的科学人,我天天泡在实验数据里,发现自己几乎已经变成了一台数码机器,活得枯燥无味。我需要增添生活的情趣,渲泄心中的郁闷,可是我丈夫根本不理解我。他的那张脸总是毫无表情,一点幽默感都没有,一天到晚就想看球赛。除了家庭、孩子和柴米油盐之外,他和我几乎没有共同语言,当初他向我求婚时那种谈笑风生古今事的风采,更是荡然无存。我终于熬不住了。两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令我在网上发现了一个“华龙网 ”。很多人都在上面发表文章,大多数作者都是生活在欧美的中年华人,他们的作品内容,几乎无所不及。这个网的论坛更是热闹,有诗会、同乡会、酒廊、画院、图书馆、音乐厅、茶座。大家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琴棋书画,吹拉弹唱,以文会友,评古论今,其乐融融。我就像是一个在沙漠里迷路的游客,忽然发现了绿洲,欢呼雀跃地扑向了那波光粼粼的水面。从那以后,我的身在家心在网,有时连丈夫的问话和活泼可爱的子女都感到厌烦。

我开始用“文娅”的笔名在“华龙网 ”发表散文和随笔。“文”是指我于文革那年出生,也是指我父亲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娅”取自同音字“哑”,哑女之意。“文娅”就是说如今我这个曾经刻意回避文学的“哑女”不哑了,而要写文章了。当我在网上略有了些名气时,这个网的一些老知青写手对我说,你这个文革的同龄人也“拿起笔,作刀枪,集中火力上网坛。不简单。”

上网最花时间。我之所以有时间上网是和工作环境有关。我的工作其实很轻松,计算机大程序一run半个或一个小时时,我就可以抽空喝几口咖啡,整理纸片和资料,同时还可以上网聊天和写文章。不过,我写文章大都是在家里写。我的一对儿女分别是十岁和八岁,有专门的保姆照料起居和上下学,丈夫对我的写作不闻不问,我写作时很少受到家务和孩子的骚扰。当我认识了不少网友之后,我常在上班时间和网友们聊天。我每天早上八点准时到公司上班,打开电脑,趁 windows启动的机会去冲一缸国内带来的绿茶,再打开一大堆电子邮件,有业务的,也有私人的。可我最我最关心的是网友们给我的信,无论如何都要看了后才有心思干公事。

我起初只写散文和随感。我是一个对生活热爱、执著浪漫的人,每字每句都融入自己的真情,网友们都说我的文笔清新流利,优美动人。后来,我又渐渐地写起了纪实文学和短篇小说,故事内容大都是中年女留学生的感情故事,文中的主人公都是有一段自然真实的爱情经历,有浪漫,有悲哀,有家庭圆满事业辉煌的,也有悲欢离合病痛缠身的。我的作品受到了很多网友的好评。

有一次众多大侠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我的小说,褒贬不一。有个网友说:“文娅小说里的女主人公都很漂亮,想必作者也是个大美人,强烈要求她上玉照。”“上就上!又不掉脑袋!”我想既然是虚拟的世界,马甲可以虚拟,玉照当然也可以虚拟。我在一个网站看到了一个气质不俗的女人,便把照片贴上了。

“哇!真是大美人!”网友们看了我的“照片”之后,无不惊叹我的勇气和魅力。那些原来对我的小说持批评意见的男侠们来了个急转弯,一夜之间便把我捧上了天,公认我是这个网站最年轻美丽的女写手,更有人还把我称为美女作家。我没有想到一张照片竟然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在网上要变成一个“美女”太容易了!从那天起,在这个每天有几万人点击的中文网站里,“文娅”的文章就成了美文的同义词,几乎没有人好意思给我提批评意见了。

“看我来扔砖!”就在我被捧得天花乱坠之时,出现了一个叫“过客”网友的评论:“可以看得出文娅的小说结构太松散......”这个网友在帖子中还谈了一些具体修改意见。

我不知道这个“过客”是男是女,但非常高兴他的直言:“你说得非常有道理,我的确是刚学写小说,肯定有很多毛病,非常感谢你的批评,这是我的E,欢迎联系。”

第二天“过客”就把E送来了:我是“过客”,真实姓名是陈浩,很高兴认识你,在网上我不想说太多,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的看法是否正确,也不想让别人以为我自以为是,对你的文章我还有一些其他看法。....

接到他的E时我欣喜若狂:我希望我们能交个写作朋友。
陈浩回应:非常高兴你的建议。

从此,我们两人频繁联系,讨论写作问题。多数时候是陈浩帮我改文章。陈浩是中文系毕业生,曾在报社当过编辑,每当我的一篇小说杀青后,他一眼就可以发现其中的毛病。他常常煞费苦心地帮我修改,我的小说也因此常常变成了我们两人的共同产品。

有人说,在网络的虚拟世界里,大家都是套著马甲说话,应该很单纯,散心而已;网上相识就网上往来,没特殊情况,应避免个别交流。这话有理。凡是热爱文学的人,内心的情感世界都非常丰富,他们的兴趣、爱好和对生活的感觉非常类似,在网下交流的话,稍不谨慎,就会涉及到双方各自的家庭和个人感情问题。而一旦发现对方比自己的配偶更能理解自己时,很容易就会堕入网络情恋,造成各自婚姻和家庭的破裂。

我当然懂得这些道理,但我和陈浩在通信中却不可避免地互相问候了对方的家人。当陈浩对我说他也有一个小家庭时,我希望他珍惜自己的家庭幸福。我非常感谢他的帮助,但我的措辞总是非常礼貌和有分寸,除了“谢谢你!”之外,最多是“非常感谢你!让我们做好朋友。”不敢流露出一丝温柔和娇情。女人的温柔常会使男人犯错,这是我最深刻的体会。我一生中曾遇到不少爱我的男人,但我只能把爱献给我的丈夫,把遗憾留给那些失望的男人。我非常珍惜自己的家庭。让两个孩子在父母的共同关爱下成长,是我坚定不移的信念。

但温柔是女人的天性,我这个不算漂亮的女人也有水样的柔情。有一次,我随意问了一句,你能告诉我一些你自己的事情吗?陈浩便马上来信,流露出一些心中的烦恼和苦闷:“我太太不支持我写文章,认为浪费时间又没有经济效益......”他似乎还想写什么,却又欲言而止。

对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人,我为什么要问他的个人问题,我这是怎么了?他回答是真是假?我该怎样回应他呢?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只能用很正式地回答:“要珍惜你的家庭和夫妻感情,凡事来之容易。 ”

他回信道:“我有时说话也犯糊涂,其实我太太也是个好妻子,很会做家务。算了!我们还是只谈写作吧,今后不谈个人问题好吗?”

从此之后,我们都不再过问对方的个人和家庭问题。我连他的职业、年龄和居住城市都不知道。不过,他主动送给我他的小家庭的照片。他看起来四十岁上下,很有男子汉气概,妻子贤惠端庄,有一个十七岁的美貌女儿。奇怪的是他没要求我送照片给他,他的太太比我还年轻漂亮。

我真郁闷了!他有这么好的老婆和女儿,为什么还有那样多的烦恼和苦闷?那我呢?我不是也过得好好吗?我不是也有很多烦恼吗?有位朋友对我说,人是欲望的高级动物,对欲望的追求是无止境的。看来她说对了。

我们每天都通E,最少一次,有时好几次。后来只要一天没收到他的E我就心神不宁。有一次他说那个周末有事外出,不能和我联系,害得那几天我愁容满面,一天到晚他的影子总是在我的心中晃荡。我发现我变了!我想我是不是爱上他了?怎么办?陈浩啊陈浩!你为什么今天不理我,你到底是上帝还是魔鬼派来的?

每天晚上八点是我们约定的E时间。有一次,他在这个时间没有回信,第二天才说他病了,发高烧,是因为加班累倒的,这星期他工作了六十几个小时。我一听很难受,问他为什么干活干得这么累,为什么来美国十几年了还不知保护身体。他说他刚知道在国内的弟弟因卖血不幸染上了爱滋病,他现在做两份工,是为了寄钱给弟弟治病。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也对他说了自己的一些事。有一次我无意中说到我的周末最忙,每到周末,保姆回家,丈夫又经常出差,自己常要带孩子到中文学校读书、练琴和游泳,太累了,有一次开车回家时还出了车祸。他一听急了,每次周五晚上都要提醒我早点睡觉,明天开车出门要小心。他的话就像一首温馨的乐曲,吹走我心中的寂寞和肉体的疲劳,带我进入温柔的梦乡。我也天天叮嘱他不要干活太累,少加班,他满口答应。他说血压偏高,我说要监督他每天汇报血压测量结果,他乖乖地坚持了下去。我们之间那种相互的牵挂,完全是出自内心的愿望,默默的理解。我如果知道他某天心情不好,我一整天也会很苦闷,无心做其他事。我现在才知道,这应该是一种“纯粹的爱”,是网恋的典型模式。

他给我的E就像他的文章,平易近人,不动声色,让人们感受的却是静水之下涌动的激流。当他进入谈论作品角色时,喜怒哀乐挥洒自如,文采思路如天马行空。我承认他是个才华横溢的男人,总是非常认真地听他说话。但我也有我的优点,我喜欢超现实主义色彩的文章。有一次我在谈到一篇小说时我这样写到:“我这辈子亏欠了太多爱我的男人,我要写一篇小说,让女主人公以死来报答所有爱过她的男人。”没想到他这样回答我:“李婕,你可以写死来报答所有爱你的男人。其实我也想写死来报答所有爱我的女人和我所爱的女人。与其痛苦地活著,不如吞下一瓶安眠药平静地死去。”看他说的话,似真似假,我分辨不出他是在虚构一篇小说,还是表达真实的想法。那天我偷偷哭了一个晚上。

我常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觉得他会很快离我而去。我发现我真爱上他了,如果他忽然消失的话,我会很痛苦的,但愿他只是一时心情不好说傻话吧。

我们仍然每天通信,他对我的热情丝毫没有减退。可是两个月前的一天,我的一篇文章刚经他修改,他说要休息一阵,就再也不给我回信了。我每天去信,每天空等,最后信都被退了回来。他就这样失踪了,他在网上的笔名也消失了。我后悔当初没打听他的电话号码和地址。

这就是李婕对我说的故事。

我比李婕小几岁,经过半年多的交往,现在我们已是亲如姐妹。那天在咖啡厅里听完了李婕的故事,我发现她还沉浸在忧伤痛苦之中,看上去比去年夏天的她消瘦多了。这网恋也真害人,竟然把一个充满活力和浪漫的知识女性变成了忧郁愁闷的林妹妹。她问我陈浩为什么失踪。我说:“根据我上网的经验,陈浩失踪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出了意外事故,死了,或受了重伤,无法上网;二是他很爱你,但不敢也不想向你表达,所以干脆选择斩断情丝,永远离开你,以了结他的无望的爱;三是他从来就没有爱过你,和你来往是逢场作戏,从这家剧院看完戏,就又逛到电影院去了。”

听了我的话,她的脸上仍然是愁云惨雾。她说:“如果是意外事故,那老天对他太不公了;如果是他爱我的话,他应该平静地说一声爱我,这种爱可以是灵魂之爱,一辈子做最知心的朋友,不会伤害各自的婚姻和家庭;如果他是逢场作戏的话,我就不会有任何痛苦,但我相信他不是这样,因为他把全家福的照片都寄给我了。”

我真没想到李婕是这样的多情。我无法回答她的问题。后来我问了一个男性。他说:“这种事可以是很复杂,也可以很简单。第一点是天灾人祸,他出事了,天有不测风云,完全可能,没有争议;第二点对爱情的解释从来就没有答案,他爱她,但他怕伤害他和她的家庭,所以选择不表达爱而忽然离开,任何选择都是痛苦的。至于李婕说的心灵之爱是否是一种区别于爱情的不同的爱,讨论这个问题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第三点很可能陈浩的确是“逢场作戏”,他为她的付出,是为了证明自己能否征服女人的心,当那种自视甚高的漂亮女人被征服时,他的目的达到了,所以也就没兴趣了。”

我没有把这些话转达李婕,她是不会接受陈浩是逢场作戏的事实的,我也认为不管发生什么事,陈浩应该是个好人,其中最关健的是,如果陈浩是为了征服漂亮女人,他就会要求看李婕的真实照片,可是他没这样做,他们之间的网恋还是很动人的。

我建议她有空出去旅游,把网戒了。她说会安排时间旅游,但网是戒不了。她还是天天上网等陈浩突然出现,有一天还从网上找了一首歌给我:你走了/没有留下地址/只留下一阵笑声/在夕阳里/你走了/没有和谁讲起/只留下一双眼睛/在露珠里/你走了/没有说去哪里/只留下一排影子/在小河里/你走了/笑容融在夕阳里/眼睛动荡在露珠里/影子摇晃在小河里/哪里都有夕阳/哪里都有露珠/哪里都有小河/你走了/却留下整个你/却留下整个你/
李婕非常喜欢这首歌。她说这歌如诉如泣,好像是专门为她和陈浩的网恋故事而唱,听起来似乎平常,却非常动人心弦。她说她家门口就有一条清澈的小河,每天傍晚都在河边看夕阳,仿佛就看见了陈浩。这是她新作中的一段话:在网上虚拟的世界里,我们虽然有同样的心动,同样的怀想,同样依依不舍的眷恋,但世间总有一种机缘,让沉静的心思涌动,让感情不再漂泊。所以,我们依然可以在阳光下享受难得的温情,依然可以在午夜梦回时心生柔情,依然可以相信自己的完美与可爱,依然,可以感受被爱。这是一种真情,可以平静地相忘于江湖,可以默默地爱,默默地理解,默默地在心里祝福,挥一挥手,让春草绵绵,落红成阵。聚散网缘,我们不能用世俗的方式承担份外的爱,只能随意任风雨飘逸,金风玉露,胜却人间无数。就是在这样无心的眷恋里,我们认识自己也认识世间,就是有这样无缘而有情的瞬间,让我们轻轻的叹息,深深的爱恋,生命中蓝蓝的,白云天。

她这是写给陈浩的,但更是写给自己的。因为,让她重爱了一次的是文字,能为她疗伤的也就依然还是文字。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