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ming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友明文集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侃山闲聊 图库
主人:youming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土楼岁月(三十三):松档

  土楼岁月(三十三):松档


       “松档”,是土楼山区的土话,指被锯成一节节象大滚筒一样“节档”的大松树树干,但还没有加工成半成品木料。一般松档的横切面都有水桶粗,甚至两、三尺。松档的长度不等,取决于具体用途。短的五、六尺,长的一、两丈,常见的是一丈左右。

      松树是土楼山区储存量最丰富的,最常见的树木品种。把大松树砍倒,锯成松档卖给国家,是土楼山区最有效益的山林副业。因为松档都很重,轻则三、五百斤,重则几千斤,手工搬不动,只能用“拖”---好几个人一起拖。松档一般是卖给国家,就要拖到公路边,经常要拖上百米距离。所以,就有了“拖松档”的说法。

      我下乡的时候,我们大队的大松树还不少。但要砍松树卖松档,只有少数几个生产队有条件。一是要有大松林;二是大松林不能离公路太远,太远了浪费劳力,不值得;三是“拖松档”的地方要在公路上方,刚好可以把松档从山上滚下公路边,如果在公路下坡,很难把松档拖上路坡。把松树干锯成松档之后,经常要放上一段时间,让它干燥一些,重量减轻,才容易拖。

      由于有这几个条件限制,拖松档就成为一种很特殊的集体副业,要成立拖松档专业队。我们生产队的松林离公路远,没条件赚这钱,所以我从来没有参加过拖松档的专业队。而在我认识一个知青就常年拖松档,平均每天出门有3元收入。当然,收入有很大一部分交给生产队,比如你一个月有70-80元收入,可能要交生产队50%,生产队付给你一定的工分。不管如何,每月还有30-40元的现金收入,这对于连买油盐酱醋都犯愁的社员来说,无疑是很大的诱惑力。

      拖松档最少两人,常见的是四人以上。用粗麻绳穿过松档,再用粗竹筒穿过麻绳,一根竹筒两人扛,一人扛一肩,这就叫“一扛”。五、六尺长的松档一扛就可以拖走,更长的就要二扛或三扛。拖的时候脚步要齐,还要喊号子,拖一会儿就累了,要休息。但最有趣的不是拖,而是“滚”,松档一般是拖到公路边靠山坡的山顶上,从几十米高的山崖上滚下来,就像孙悟空的大金箍棒在空中翻跟斗,滚下来之后在地面上还会反弹跳几跳。因为地面和公路还有有一小段缓冲地带,不会直接滚到公路上伤到人。滚松档都有固定的地点,你如果到土楼山区,看到有的山坡忽然出现一条垂直的光秃秃的黄土坡,那很可能就是滚松档的滚道。把滚下来的松档排在公路的一侧,等卡车装运,这就完成了拖松档的全部任务。

      拖松档的人们总是喜欢晴天干活,累了,山涧是他们歇息的最佳场所。晴天的山涧,清泉静静地流著,石头半躺半露在水中,石头缝里有石蛙,地势较平的山凹里沟里还有水坑,坑里游著小鱼。口干舌燥时来到山沟里喝水,凉爽爽泌人肺腑,再扛起松档浑身轻松。你也可以捉捉石蛙,用竹片把石蛙的肚子割开,掏掉内脏,泉水洗净,在沟边垒石头做炉灶,靠上藏在树丛里的小鼎,炒一盘石蛙肉,再从葫芦里倒出自酿的土楼红酒,好酒好菜没得说。

      最怕大暴雨出现。土楼山区的山势都比较陡,从山顶到山下的小溪,海拔落差有几百公尺。几小时的大暴雨,就会引来一阵山洪暴发。雨水从山上泻入山凹里的山涧。一条条山涧就像一条条露天大水管,从山上一直灌入谷底,再汇入榛莽丛生的的小溪流。有的较陡的山沟,山洪就像一条悬空的瀑布,从上而下垂直把大山切成两半,让人惊叹不已!山凹里的松档最怕暴雨,山上还有很多来不及拖走的松档,可能被小山洪冲走,冲到山沟里、小溪河,最后流向大河大海。
   
     每当小山洪暴发时,必然有大量的木头和小号松档被冲到田中溪。我们村的男人们就会赶到溪边,人人手中拿著一根像锄头柄那样粗的,一、两丈长的套著鹰嘴钩竹竿,守在溪边,等候松档漂来。在竹竿可以探及的长度里,用鹰嘴钩钩住松挡,拉到岸边,这根松档就是你的了。这就是“钩松档”的故事。

      因为山洪到来时,水流很快,水势很急,鹰嘴钩出手要很快,而且,钩住松档后脚要站定,用力拉近自己。有时候好要一边拉,一边顺流水的方向沿岸边走几步,才会减轻水的阻力把松档钩到手。即使这样,有时水流太急,你钩到了松档,拉不住,反而被它拉走,连人都被水冲走。

      田中溪的溪面有二十几米,晴天时它是缓和清澄的,但一遇到大雨,黄浊浊的激流,像是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直扑而下,从土楼前的河卵石根基呼啸而过,仿佛要淘净大地,吞噬人畜。但这并不影响人们钩松档。

      有一次我跟著社员们到田中溪岸钩松档,我头戴斗笠,身披蓑衣,手持竹竿。刚到溪边,我就看到了一根像蓝球那样粗的松档,一丈多长,我想运气不错。一出手就把它钩住了,没想到钩住后,我也被松档拉了去。我一脚踩空,赶快想退回来,没想到身上的蓑衣变成累贽,洪水像一块巨大的磁铁,毫不留情地吸住我的蓑衣,几乎马上要把我推向了危险的急流中了。我就要变成一根松档被冲到下流,粉身碎骨了。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位年轻社员正好在离我下游几步远的地方,看到我出了危险,赶快伸出手中的那根长长的竹竿,我紧紧抓住他的竹竿,气喘吁吁地爬上岸来,脸色惨白,脑袋一片空白。这是我在下乡生涯中,遇到的最危险的一幕。再差一步之遥,或是再慢一秒,我就会葬身洪水之中。

9 评论

贴在这里很“光明正大”,这一篇即将送CND,请大家看看有什么意见,挑挑错字。

youming  [评] 2006-4-8 17:15



youming  [评] 2006-4-8 17:56

挑个错字: "是如何在这会土地上生活的"中 会--->块?
"山凹里山沟和松档有何贵干"中, "有何贵干" 是不是应该"有何联系"? 我读着不通.
"紧紧抓住他的竹竿竹"?

觉得你遇险那段还可以写得更详细一些, 这样整篇有个重点. 不过这样写, 感觉是在侃山闲聊, 松松散散,也挺好.

seeyourlight  [评] 2006-4-8 18:0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seeyourlight at 2006-4-8 11:01 PM:
挑个错字: "是如何在这会土地上生活的"中 会--->块?
"山凹里山沟和松档有何贵干"中, "有何贵干" 是不是应该"有何联系"? 我读着不通.
"紧紧抓住他的竹竿竹&quo..

错字先改过了。谢谢!

youming  [评] 2006-4-8 18:0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seeyourlight at 2006-4-8 11:01 PM:
挑个错字: "是如何在这会土地上生活的"中 会--->块?
"山凹里山沟和松档有何贵干"中, "有何贵干" 是不是应该"有何联系"? 我读着不通.
"紧紧抓住他的竹竿竹&quo..

我的回忆录特点是以聊天和随笔笔调写的,有的读者认为“散”,有的认为“散”正
是我的特点。很多看起来很散的细节出现在某一个并不起眼的角落,却可以分析出
作品之中某些出人意料的意义。我认为:作者的个性经常是表现在颠覆通常的意义
系统,并且从种种破碎的片断之中表现出出多种奇特的内涵。

四十集以内我的回忆录就完成了。写时髦和迎合大众口味的文章其实更容易!

youming  [评] 2006-4-9 11:24

“散”才好。(回头拜读,杂务太多。)

[ Last edited by thesunlover on 2006-4-9 at 16:28 ]

thesunlover  [评] 2006-4-9 11:27

根据见光的要求,最后加了这一段:

       我为什么要写这个回忆录?也许是三十几年前遭遇的这次险情给我的人生启示:每个人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要热爱人生,珍惜生命的一分一秒。所以,我要趁自己还不太老的时候,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大家听,用不平凡的勇气写自己平凡的人生。

youming  [评] 2006-4-9 11:46

最后这段加得好, 要不然一个遭遇生死的经历短短一带而过, 让人觉得不过瘾:-), 总还想知道点什么,

seeyourlight  [评] 2006-4-9 16:28

这一篇写得不理想,再作了大修改,风格接近散文,原来结尾的感想还是去掉吧,有点画蛇添足。

youming  [评] 2006-5-20 12:34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